快乐阅读

诅咒




  《古城周刊》第二期短评里说前此天津要处决几个党案的犯人,轰动了上万的人在行刑地点等候着看热闹,而其主要原因则因为其中有两个是女犯,短评里还引了记者在路上所听见的一段话:
  甲问:“你老不是也上上权仙去看出红差吗?”
  乙答:“是呀,听说还有两个大娘们啦,看她们光着膀子挨刀真有意思呀。”
  这实在足以表出中国民族的十足野蛮堕落的恶根性来了!我常说中国人的天性是最好淫杀,最凶残而又卑怯的--这个,我不愿外国流氓来冷嘲明骂,我自己却愿承认;我不愿帝国主义者说支那因此应该给他们去分吃,但我承认中国民族是亡有余辜。这实在是一个奴性天成的族类,凶残而卑怯,他们所需要者是压制与被压制,他们只知道奉能杀人及杀人给他们看的强人为主子。我因此觉得孙中山其实迂拙的可以,而口讲三民主义或无产阶级专政以为民众是在我这一边的各派朋友们尤为其愚不可及--他们所要求于你们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看光着膀子挨刀很有意思!
  十六年九月
   (1927年9月作,选自《谈虎集》)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