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高境界〔印度尼西亚〕莫名妙




                 
  午后。很意外,在巷子小摊旁遇见老刘。想避已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迎面与他打招呼和握手。
  “我是小田,棉中同班同学。”
  他呆望着我,大概没想到在这陋巷里会碰到熟人。
  “我们是乒乓校选。”
  我提醒他。
  “啊,对,我记起了。”
  他想了好一阵子总算记起了。
  “你的球很古怪,但你打不赢我。”
  当年他和我都是乒乓迷,还梦想当国手呢。寒暄过后,是一阵沉默。他心不在焉,无语。我心事重重,难言。多年不见,竟是如此隔膜。我终于鼓足勇气,打破僵局,说道:“老刘,真对不住,当年向你借的一笔,至今一直未还给你……”
  “呵,是么?”他的反应很平淡。
  “以前的事我已忘得一干二净,提它干嘛!”
  “可是借债不还,我于心不安。”
  “唉,同学有难,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是应该的。”
  他又重复一遍。他的回答及谦和的态度使我大感意外。卅年前,他曾怒气冲冲地向我讨债、逼债,那时我穷得三餐不继,他非常气愤和失望,在众人面前奚落我一番。那一幕,令我毕生难忘,那是我的奇耻大辱。但我不怪他,只怪自己没有志气。这也是我后半生头抬不高、腰伸不直的原因。从此我们断绝了来往。我心中有愧,老实说,我无颜见他。今天异地乍逢,没想到他不计前嫌,落落大方,如此宽容,叫我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的眼眶湿了。他只简单的一语,把几十年的阴霾一扫而空。压在我心头的大石,也给他轻轻的一挥,散掉了。哎,如此伟大的胸襟,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是真的。我早听说,近年他一心向佛,努力修行,想不到竟达到如此高的境界,令我肃然起敬。但我从他的衣着和举行观察,觉得他经济环境,应该不会算太宽裕。但他却轻易地放我一马,把旧账一笔勾销,实在难能可贵
  。我拉他到我摊子坐,泡了杯热咖啡,拿出肉包子。他也不客气地接过来吃,看出他吃得津津有味,他还连声赞说:“好包、好香。很好吃。”
  他举止匆忙,吃完就起身告辞。我顺手把今天卖不完的包子全包好交到他的手。他先是不肯,但拗不过我的热情,终于无奈地收下。我此举动机何在,是为了补偿?是还债?我自己也说不上。他倒反而对我千谢万谢,说多年了,难碰到像我如此热心肠的好人。他的步履蹒跚,我一直目送他的背影在小巷尾消失。我百感交集,他是一个多么崇高可敬的人啊。我深深地吸口气,给自己松懈一下。回到摊子,我发现桌上留下一个小布袋,我随便一翻,里面有一个硬纸皮,歪歪斜斜写着几行字,字迹已开始模糊,字是这样写:“本人患有严重健忘症,如故疾复发,请仁人君子施援手,与下列地址和电话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