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斜阳〔印度尼西亚〕冰湖




                 
  风拂碧波远,孤帆钓夕阳;飘悠回眸处,身在海中央。她已沉醉在眼前令人迷惑的一刻;天边夕阳如一颗红球般似近若远,水平线上染了一层浅红色,配上那瞬息万变、绚烂多彩的晚霞,几只海鸟点缀云海波中,瞩目是绿波层层,更远处是青山隐隐,加上拂面而来的柔风阵阵,如此美景,怎能不让她心情激荡?
  他手上拿着一罐饮料,斜靠着站在甲板上,默默注视着坐在板凳上的她,偶尔也随着她目光投视之处停留片刻,但更多的是把视线集中在她身上,把她全身每个动作尽收入眼底;那怕是眨一下眼或动一个小指头,都逃不出他的焦点。今天她穿了件宽松米黄色短袖连身衣裤,腰间配上奶咖啡皮带,显得青春活泼,令那颀长的身材另有一番韵味,他欣赏这女孩的风采,浑身充满艺术气质。他奇怪与她初次见面时,竟有似曾相识之感觉,这是缘份吧!望着那秀丽的脸、那专注的眼神、那庄重的神情,脸上泛起浅浅的甜笑,偶尔不经心地用手指梳一下拂在脸上的长发,小嘴还时不时发出轻叹:“啊!好美……真的好美啊!”她本身就是一幅美丽的画,他能不感动吗?无形中也被感染着,欢愉之心油然而生,他满足于这一刻。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这女孩竟能操纵他的喜怒哀乐,活了这把年纪,见过的美女何止万千,唯独她令他动心,心甘情愿为她降伏,拜倒石榴裙下,也不知费了几许心力,才获得一颗芳心。他心里盘算着今晚就向她求婚,他摸一摸裤袋,小盒子里两枚钻戒已准备好。早上通电话时,他先给个暗示:“思思,今天不陪你吃中饭了,姑母从美国来,我去接机,下午来接你,有句重要话要对你说。”
  “什么话,在电话里说不是一样吗?”对方传来娇滴的声音。
  “不一样,这句话,该选个适合场所,我要很慎重地对你说。”
  他充满感情地。
  “看你神秘兮兮的,好吧!小女子遵命就是。”
  她调皮地。他心里喜滋滋地,她冰雪聪明,该听出他弦外之音吧!
  在一间高雅清静的餐厅客房里,坐着一对中年男女。冯远做梦都没想到会再见到陈敏,心中激荡着,愣愣望着她——她漂亮如故,风韵不减当年,他神思恍恍惚惚,一时间,无法开口。陈敏也很激动,她端起桌上的果汁呷了一口,心想:这男人风采依旧,三十多年漫长岁月,只为他淡淡扫去脸上的幼稚,却给他抹上成熟、稳重。
  “想不到吧……我侄儿的事……我不赞成……”她开门见山。他的思绪还没有集中,抓不准她的音浪,心里模模糊糊:她侄儿是谁?与我何关?为何告诉我?“陈刚和思思这门亲事,我反对……”陈敏望了望他。
  “陈刚?思思?什么……你是指我女儿?”冯远完全清醒过来。
  “正是。”
  陈敏非常激动。
  “我俩的恩怨自己了决,别误了孩子们的幸福……。”
  冯远也激动起来。
  “好一个自己了决,当年的事,你心里有数……”陈敏伤心得想哭。
  “你不声不响跑到外国去,差点让我发疯……”冯远痛心地。“陈刚不姓陈,他姓冯……”陈敏双手掩面哭起来。
  “啊……陈刚……他……他……难道……是……是”冯远一下子傻了,他呆呆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