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忏悔〔印度尼西亚〕竹樱




                 
  我飘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着一群警察及记者,在忙着拍照并查看我那僵硬的躯体;突然一阵凄厉的哭喊声,从外而入,我往门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妈妈和妹妹,她们怎么了?只见她们奔向我那躺着的躯体。
  “苦命的霞儿呵,你怎么这样狠心,丢下那未满周岁的小雄……”妈妈嘶哑地哭喊着。
  “姊,你错了,你不该寻短见……你以死了结这痛苦,但你可想到,你给小雄幼小心灵的打击,将使他纯洁的心灵蒙上一层阴影!”这是二妹的声音。我轻飘飘地往妈妈及妹妹身边挤,并且大声叫唤她们,但是她们一点儿也没看见我,只一味地抚摸着我那冰凉的躯体,一面凄惨地哭喊着。我知道我是真的死了。我那苦命的孩子小雄,他一定在哭着找妈妈了,孩子,小雄,我要孩子,我还要抱他,亲他,我大声疾呼,但现在已迟了,阴阳两相隔,死神把我们分开了……我飘游在半空,我穿过茫茫云雾,我飞越人群,跨过车水马龙街道,抵达家门,小雄的哭喊声频频传来,使我万箭穿心似的,看见泪流满面的小妹,紧抱着小雄,小雄已哭得鼻红眼肿,两只小脚拚命地乱踢,两只小手死命地乱抓小妹的头发;我走近小雄,亲他的脸颊,并柔声哄着他:“乖乖,别哭,妈回来了。”
  小雄突然停止哭声,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到处寻觅,他听得见我的声音,他在找妈妈,呵,小雄,小雄,我的心肝宝贝,是妈害了你……天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为何要自杀?我为什么不为小雄着想?呵,现在木已成舟,无法挽回……“妈妈,妈……呵……”小雄的哭叫声。我心如刀割地,紧搂着小雄,迟了,一种无形的力量从后面把我揪开,使我踉踉跄跄地离开大门;我拚命挣扎,我大喊大叫,我还要找那黑心男人拚命……“亲爱的,我刚才接到电话,我的太太自杀死了,我要去处理一下……”一个熟悉的男音传来。
  “唔……不,你答应过我,要一整天陪我,我不许你走……”一个女人撒娇的声音。
  “我的甜心,我去一趟就回来,她已死了,你就是我堂堂正正的太太了,这时,你要我留多久就多久了……呵,你的皮肤滑溜溜的,又香又白又嫩,我多想整天抱着你,吻着你……”
  “噢……唔……”一阵女人的娇喘声。无形的力量越来越大,我跌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远处传来断断续续小雄凄怆的哭喊声:“妈妈,妈妈!……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