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他只有一百盾〔印度尼西亚〕北雁




                 
  搬到自己的新房子后,这些年来,F仍旧按月拿几百新加坡元给母亲做家用;至于双眼看不见的父亲,从来不出门,钱对他来说,应该是没作用的。明知这几百元,两位老人家是用不完的,不过,F知道,这些年来,母亲一直暗中接济那个经济环境不太好的妹妹。F自识对家人是够尽责的。直到有一天,他孩子拿着一张一百盾对他说:“爸,这是爷爷给我的。”
  “一百盾要来做什么?”正在观看电视节目的妻子冷冷地说。顿时,F感到心头像被巨石击中一般的疼痛,他一言不发的走进浴室,偷偷擦掉从眼角涌出的泪水,暗自在责问自己:为什么这些年来我竟忽略了双目全盲的父亲?我从来没拿过一分钱给他,他又哪来的钱给孙子!?注:一百盾约新加坡币五分钱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