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窗里窗外〔印度尼西亚〕白放情




                 
  有的人,一见如故,话相投,缘份合,几句话一过,互相笑一笑就如老相识了。今年才六岁的小明和刚从别校转来的新生——可迪,因为恰好坐在一起,才上了一堂课,但是一下课他俩就手拉手地去贩卖部买饮料去了。这一个开始,使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上课下课都黏在一起,互相给看玩具,常常煞有介事地窃窃私语,成天,总是话谈不完似的。小朋友有小朋友的情,当然也有他们与大人迥然不同的另一番乐趣。大人做了朋友会互相登门拜访,而小明与可迪虽然是小孩,也一样懂得看望小朋友。这个星期天可迪在小明家里玩了一整天,小明的母亲又亲切又高兴地给他们弄点心,当然,小明的其他哥哥姐姐也很欢迎可迪的。小明的父亲是个大忙人,一整天不见。
  “你母亲真好。”
  可迪说:“看,我的肚子吃得太多,好像大起来了。”
  说完就笑。
  “姐姐说,因为我最小,母亲最疼我。”
  小明带着荣幸地说。他忽然又问可迪:“你的母亲疼你吗?”
  “疼。”
  可迪也感荣幸的答:“我是独生子,当然更疼,入学转学都是母亲一手料理的,父亲少来,他在万隆做事,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
  两个小朋友就这样不管谈论起什么问题,都是那么充满味道的。
  “来。”
  小明叫:“进爸爸的书房看看,那里有一个和我们一样高而不穿衣服的女人。”
  “什么?”可迪嚷:“不穿衣服。”
  “不是真的人,”小明解释:“那是爸爸喜欢的厘雕刻。”
  进了书房,他俩各有想法的议论起那个裸体雕像来。忽然可迪发现墙上挂着的彩色大照片,看得入神,一时呆若木鸡。
  “这是我爸爸和妈妈在巴黎铁塔下照的。”
  小明看可迪呆着便作解释。
  “那个是你爸爸?”可迪指着问,好像不相信。
  “是啊,是我爸爸。”
  小明睁大眼睛。
  “怎么会和我的爸爸一模一样!”可迪实在感到好奇怪。
  “哎哟,世界上相像的人很多,你没有看那部谋杀片吗?因为那个男主角生得和凶手一模一样便给警察抓去了。”
  可迪没有再说甚么,又看了一阵那照片,在心里想也许是这样——诸位看官,千万不要急,故事还没有完,不要就作论断,好吗?又过了一个月,这回轮到小明去拜访可迪了。周末放学的时候,一起上了来接小明的汽车到可迪家里去,同样的,可迪的母亲也非常喜欢小明,于是也忙着弄饮料又下厨煮什么小菜,也因为今天是礼拜六,周末,可迪的父亲就会从万隆回来的,这个做母亲的今天有两重高兴,一是因为丈夫会回来,二是儿子的朋友来家里。果然,下午四时多一点,可迪的父亲回来了,可迪和母亲迎他进屋来,小明跟在可迪后面,和上次可迪在他家里看照片时那样也呆了。可迪叫爸爸,但小明迟疑着不敢叫。这个爸爸呆了一阵子,忽然,拉了可迪也拉了小明弯下腰肢将他们抱在一起,心里却这样想:这个世界真个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