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应战〔印度尼西亚〕阿里安




                 
  自从一个月前他搬进这巷子里后,巷里人就对他敬而远之。他皮肤黝黑,年纪四十左右,高大魁梧;右臂上纹刺着一条盘着身子、栩栩如生的蟒蛇,像要择人而噬。他对巷里人说:“朋友们叫我神蟒。”
  可是看他满面横肉,对人不那么友善,巷里人背地给他一个不雅的绰号“黑毒蛇”。他在一间妓院当打手。其实,他也不是如何无恶不作,只在口袋羞涩时,会向巷里人讨几个钱或几包香烟。人人见他一副凶神恶煞模样,不得不依从。惟一对他不卖账的是老唐。老唐年纪和黑毒蛇相若,在这里住了近十年,用手推车贩卖绿豆粥。有次,黑毒蛇向他讨两千盾,他硬是不给,俩人之间就这样结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老唐年轻住在幺村时,曾向邻居一个老伯学了几年功夫。他习武,纯是为了强身。多年来,为祛病健身,每天依然会在小院里挥拳踢脚。黑毒蛇看在眼里,心中老大不舒服,就对巷里人传言:“那小子竟敢向我炫耀,看,有一天,我神蟒把他截成两段!”唐太太懦弱怕事,规劝丈夫:“你怎么要跟这种人斗,他是烂命一条。”
  “我不是跟他斗,我只是不想受他任意欺负。”
  “算啦!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唐太太依然提醒了一句。一个星期天,老唐那辆手推车,轮轴出了毛病,就在院侧一堵墙边修理。唐太太回了娘家。正午的炎阳晒得他满身是汗,他歇了歇,望向院子外。无巧不巧,黑毒蛇刚巧路过,见他把视线投来,立刻站住了。
  “你这小子敢瞪我?我把你一双眼睛挖出来!”黑毒蛇气势汹汹。
  “我不是看你。”
  老唐回答。低下头继续修理轮轴。
  “强辩!你出来,我教训你!”黑毒蛇大声喊。老唐不理睬。
  “出来啊,我们见个高低!”黑毒蛇踏上一步。老唐依然不作声。
  “割掉你腿间那根吧!你不是男人,以后你改穿裙子!”黑毒蛇不肯罢休,冷笑着。如此污辱的话也说出口?!老唐忍无可忍,忘记了太太的吩咐,霍地站起身来。
  “好哇!要打,是吗?”黑毒蛇招着手,瞅着他。推开篱笆门,老唐一脚踏出院外。就在这时,突然周围仿佛响起一阵呼啸声,接着他觉得身体猛烈地晃了晃,然后他看到四周的景物在摇动……。霎时,人声沸腾,巷里男女老幼,争先恐后奔出屋外,惊惶失措地喊:“地震!……地震!”老唐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又听到身后连串轰隆巨响;转过头一看,他吓出一身冷汗。院侧那堵墙已完全坍塌,一大截墙垣覆盖在他刚才蹲着的地方,那辆手推车已被砸得稀烂。老唐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全身血液好似凝固;黑毒蛇也惊得呆立一边。回过神来,老唐忽然向对方伸出了手。见老唐的手有所动作,黑毒蛇立时全身戒备。
  “不!”老唐摊开手掌,似笑非笑地说:“我,要谢谢你!”黑毒蛇愣了愣,望着面前的手掌,不知怎样才好。要握,不是;不握,也不是……。一时间,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