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搬家〔印度尼西亚〕阿蕉




                 
  马先生十年内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总要忙上几个星期,很觉得是件苦事。租金年年上涨,一家人只好从大街搬到小巷,从砖屋搬到木屋。房子越搬越远,越搬越小。一家五口省吃俭用,期望有朝一日有个自己的家。后来马先生终于买了一幢房子,十年分期付款。为了应付首期,马太太变卖了所有首饰,马先生约了一份人情会,外加东凑西借,算是度过了这一难关。
  “这该是最后一次搬家了。”
  马太太说:“不用的旧物统统扔了吧。搬来搬去,塞得家里满满的,最后还不是成了废物。”
  马先生觉得有理。两口子便把要搬走的物件集中在右边,把准备丢弃的杂物堆积在左边。才半日时光,两边越积越高。每次搬家总会觉得,人实在是可笑的动物,该用的东西长年尘封舍不得用,没用的废物长期保存着舍不得抛弃,宁愿一生背着两个大包袱。一些破椅子、烂褥子,漏水的厨房用具全部集中在左边,准备丢弃了。
  “这里有一箱妈生前的衣服,怎么处理?”马先生打开一个箱子,说道。那是马老太太八年前去世的时候留下的。
  “扔了!”马太太说,“我妈说呢,先人的遗物,别再搬到新家去。什么事都要图个吉利。你在公司干了这么多年没升职,谁知道跟这些物事有关呢。”
  “瞧,还有一盒旧照片和信件,也是妈留下的。保存着吧?”马先生又问道。
  “都扔了!我们又不是名人显贵,那种东西越旧越卖钱。”
  马先生于是把手里的东西抛到左边去。
  “这箱子里还有妈生前用的假牙。”
  马先生从箱子里捡出一副假牙来。
  “扔了!”马太太气愤地说。马先生正想往左边一丢,但见金光一闪,便咦了一声道:“是金牙呢。”
  “什么?”马太太直起身来,从马先生手里抢过金牙,在手里掂了一下。
  “扔了么?”马先生又问道。
  “不知道是全金还是镀金的。”
  马太太答非所问,接着把它搁在身旁的桌面上。忙了一阵,马太太用眼角瞟了马先生一眼,然后伸了个懒腰,说道:“累死了,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走进房间,顺手将桌面上的金牙塞进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