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美丽的谎言〔新加坡〕希尼尔




                 
  伸长脖子,我眯着双眼,仔细向前方望去,没错,确实是30号,我从衣袋取出乘车证,另一只手向巴士挥摆。糟了!都十月了,我的乘车证仍旧贴着九月份的月票。那么,十月份的月票呢?我连忙从衣袋里掏出皮包,三翻四覆的,再往裤袋、后袋及暗袋里东掏西摸,什么也找不到!抬头一望,巴士也走得无影无踪啦。不可能啊?十月份的月票早在两个星期前就买好了,还好好收藏起来。一张邮票般大小的精美图案,价值四十大元,对一个小职员来说,也算是一个心痛的数目。那怎么不在皮包里呢?我想,一定是昨夜拿钱给妻充家用时掉了。赶忙摇个电话给老妻,吩咐她四处找寻去。等了老半天,传回来的答案是没有找到!赶到公司后,再三吩咐老妻及未上学的小女一同找找看。依然徒劳无功。那算啦,就当着吃一顿大餐花掉好了。不行,吃大餐是色香味俱全,我现在心里的滋味是十分酸涩。整个上午过得十分不快。忽然接到老妻打来的电话:“找到了,放心做你的事吧!”
  “是吗?在哪儿找到的?”
  “是——餐柜下……”
  “告诉你偏僻的地方多摸摸看。不是吗?差点给miss过去了……”
  回家时晚餐开迟了。
  “怎么!又去串门子忘了时间?”
  “哦!没有,是手指扭到,做起事来不顺手。”
  “为啥会这样?”
  “早上到邮政局还电视执照费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真是的!这把年纪还这么粗心。”
  我带着责怪的口气说道,再回身添饭去。
  “对了,电视执照费不是刚交过了吗?”站在厨房的老妻好象没听到似的,我没追问什么,坐下来大口地扒饭吃。饭后,我把那张失而复得的月票,端端正正地贴在乘车证上。几天后,一个无聊的下午,在办公室收拾抽屉的当儿,某样东西令我耳根发热。一张月票,一张十月份的乘车月票,静静地躺在抽屉里,向我发笑。顿时,月票、皮包、电话、餐柜、老妻、邮局、摔跤等种种画面,在我脑海里一一掠过。我站起身来,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我决定朝自己的头猛敲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