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黄狗事件〔新加坡〕希尼尔




                 
  他把刀放在侄儿的颈项上。其实,他不想把刀放在侄儿的颈项上。
  他只不过赌了一个时期的马,借了几回的大耳窿,抢一次杂货店的钱。他最终给认了出来。东藏西躲,躲到大哥那拥挤的三房式组屋去。那天,大门被敲得惊心胆跳,他一心急,拿了把刀,想从二楼窗口跳下。妈呀,有辆警车正亮着红色的讯号灯。
  “郭友财在家吗?郭友财开门!郭友财听着,我们是——”郭你妈的!我怎能开门,让你们进来抓我!我那孩子的牛奶粉还没有着落,我欠的钱让我想办法去凑足就是了——杂货店,杂货店我才抢了,不,拿了不到五百元!——我不开门,我不开门!不开门也是死路一条!他抓了七岁的侄儿往房间里关了起来。这是他最疼爱的侄儿,昨天还买了虾饼给他吃。有人从大门闯了进来,他感觉得出,应该是五岁的侄女开了门。然后房门又有人在急促的敲着。
  “郭友财,郭友财,我们是,我们是……”
  “我还你们钱好了!我还你们钱好了!”他心中在呐喊。“郭友财快开门,郭友财我们是警方人员,郭友财…………”
  “郭你妈的,再吵我杀了旺仔!”顿时外边一片寂静,只有房里数声狗吠。外边的人都说郭友财挟持侄儿为人质与警方对峙。
  “孩子是无辜的,放了他吧!我们找个人项替他。”
  外边有人说。好一阵子没有反应。最后,房门开了一隙,外边一位老者走了进去,小侄儿给推了出来,房门再关上。
  “别动!”友财上前搜身,一旁的黄狗猛吠不已。从老者右边腰际,搜出一把左轮。
  “×你妈的,你也来这一套!”友财把刀抛了,用左轮指向老者。
  “你不要命了!”
  “这把枪跟了我三十年,舍不得拿开!”老者回答得从容。
  “也好,你舍不得,让它与你一同归天好了!”
  “慢着,先喝杯咖啡如何,你的脸色不太好。”
  “别耍花样,我要——”
  “报告队长,我们已布置好了,请吩咐——”外边有人提高声量。
  “先来两杯咖啡,一杯不要糖。”
  老者向外边回应。
  “你是队长?——”友财有点慌张与惊愕。
  “我来日不多,应该由我进来。”
  老者望着友财:“你抢了几百块钱,只要报了案,上法庭,最多判坐三几个月的牢,你现在这种大手笔,会要你的命!”
  “我没有其他选择!”友财有点软化。
  “有!”老者从身上拿出一副手铐,说道:“你现在就自首吧!——我倒忘了,那把枪今天忘了上子弹……”友财整个人瘫痪下去,他没有料到,手中的武器,只是虚有其表罢了。
  “队长,咖啡来了!”
  “咖啡太苦了!”房门再度打开,郭友财戴了手铐与老者一齐走出来。老者笑着对大伙说:“他刚才都换好了衣服要去自首,谁知道我们先来了一步!”大伙不作声,不太相信他的话。
  “哦,就是因为那个小侄,缠着他在房里玩——”老者说得好轻松。
  “他刚才不是说要杀旺仔?”有人不服地问道。
  “啊哈,你是说那只叫做旺仔的黄狗?该杀该杀,到处随地撒尿拉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