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雪〔日本〕星新一




                 
  从前,有一个以伐木为业的樵夫。这樵夫经常上山采伐柴薪,然后搬运到山下来。他也烧炭。那地方因为是经常下雪的雪乡,木炭自然也很好卖。有一天早上,樵夫在屋外清除顶上的积雪,当他歇手眺望远处时,看到的景象使他感到好不纳闷。他看到,从河边起,好像有什么斑斑点点一直往山的那个方向伸延而去。他于是穿上御寒用的衣服,决定前往看个究竟。就近一看,原来真的是些脚印。那些都是人的脚印。连脚趾都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来。照这情形看来,一定是有人赤足在雪地上行走的了。为了什么?而且,往何处去?脚印一直向山的方向连续不断延伸着。这种情况向来都不曾有过。樵夫先走到河边探看了一回。可是也未能看到足可当做线索的蛛丝马迹。樵夫于是决定往山上走一趟。
  “如果是野兽的足迹,这还有道理,甚至于,如果是传说里常听的河童,也该有脚蹼印啊。真叫人费解。”
  不知不觉里,他已来到了山的斜坡上。这样子大冷的天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脚印看起来变得大了一些。这也是许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吧。再往前走下去,脚印变得比方才看到的更大了些。想必是阳光照射了之后,雪融掉了,所以看起来就大了些。刚看到脚印的时候,以为它一直连续着延伸到远处,大概也是这缘故了。不过,形状却清晰得出人意料之外。受了好奇心的驱使,他于是决定继续往上攀登。变得更大了。停下来和自己的脚印比了一下。不论是长或宽,足足有两倍大小。在河边的那些,都不过一般的大小而已。
  “这,又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真难以想像得到,可是却在现实里发生了。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怖。他不禁大声喊叫起来。
  “别闹鬼了好不好。”
  这一喊叫,突然引起了雪崩。樵夫被流雪卷了下去,不住地挣扎。他在惊慌之余,手足失措地乱挥乱舞起来。有顷,上下左右的动荡都已平静下来,他也得以喘一口气了,却因为浑身疲惫,依旧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怎么就会碰上这种无妄之灾啊,真是!从乱雪之中挣脱而出,站起来一看,真的是不可思议。那地方居然是他刚才循迹追踪脚印的起点。换句话说,往山上而去的脚印,现在一点痕迹也不留了。
  “这一来,恐怕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了。”
  果不其然,真的是那样。在大雪纷飞的季节里,大家经常彼此访问走动,借聊天闲谈来打发时间。他这一番经历倒是罕有的,不过别人还是把它当玩话听,置之一笑而已。
  “莫非是天狗作怪不成。”
  樵夫说。
  “这可就难说了。你说愈接近山上,脚印变得愈大,这种情况实在很少听说过。”
  不过还是有人,仅仅就是那么一个,相信他的话。那个人是个农家的主人。
  “这话听起来很荒诞,不过也不能说它不可能。我倒愿意相信你的话。我想你也不太可能编出这样一个故事。”
  “可不是。你是不是还看出些什么端倪来?”
  “今年春天,咱家老爹不是过世了吗。刚巧,有位和尚路过此地,到我家问路,顺便诵了一场经去了。咱为了答谢他的盛情,就装了一葫芦的甜酒送他。这是老爹爱喝的酒,自然是上供的祭品了。我都舍不得让我家小妞儿多喝。”
  “那又怎么了呢?”
  “那和尚离去时走的路,正是那脚印走去的方向哪。是我教他这么走的,所以记得。”
  到了春天,等积雪都融化了之后,农家主人便走到樵夫在雪崩时被雪冲返的地点去,把那地方认清楚了,然后埋了一粒梨树的种子。种子是和尚送他的,那地方也是他的地。不久之后,一株树茁长了,不几年,也结了果实。把樵夫请了来,一齐尝那果实,那味道有说不出的甜美。甜美,也爽口。
  “这么爽口的东西,恐怕会有人偷摘了去呢。”
  然而,谁也不会来偷摘它。心里虽觉得纳闷,不过别人吃了,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看起来,也唯有农家的一家人和樵夫吃了,才会觉得它好。
  “会不会是在雪崩时,和尚遇难死在什么地方了呢?”听到农家主人这样子自言自语,樵夫便说了。
  “我想,恐怕真是那样子。不管怎样,我只能说,山,是不可思议的、神奇的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