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绿〔日本〕星新一




                 
  在某领主的领地内,有一个农民,每年照例都很勤勉地种他的水稻。那一年,樱花开得稍嫌早了些,不过水稻倒都成长得很好,只有某一个角落上的,甚至于都到了秋天了,依然还是一片绿。那些水稻结了稻穗,稻穗是绿的,收割后晒干、脱谷,米也是绿绿的米。把这情形向村长报告了之后,领主也知道了,便命令管农耕的官吏前来查验呈报。
  “真真稀罕。因何如此,实在费解。以往,也从不曾有过这等事。把这些米悉数充做年贡缴纳了吧,不足之数,也准予免缴。”
  官吏把那些米运了去,然后也到一个以酿酒为业的百姓家,把那米取了些来,叫他酿些酒试试。不久,酿酒的前来报告,说是酒已酿成,便前往看个究竟,但见竟是一些绿色的酒。
  “品尝过没有?”
  “还没有。像这样的酒,我还是平生第一遭。喝了它后,万一有什么异样,可就不妙啊。”
  那官吏于是拿了那些酒到领主邸第去,向领主报告。道理是说不上来。酒,绿绿的,很澄澈,看起来很美。领主的母亲、妻子、儿子,几个随从,都围过来看它。领主于是对那个官吏说了:“你就尝一尝看吧。”
  “这样贵重的东西,属下怎敢僭越,还是领主您先请……”
  “不用顾忌这些,你就尝一点儿看看吧。”
  既然是命令,当然不得不从。看着注在碗内的那些酒,觉得仿佛能吸掉人的魂魄似的,便端起来一口气喝了。只觉身体里面好像在起着什么变化。刹那间,但见一闪,双眼发出了绿色的闪光。变化发生了。刚刚还跪伏在地的那官吏突然起身站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出手便杀了领主。然后高声喊叫:“我就是领主!从今而后,我才是真正的领主!快把这具难看的尸体埋了吧。”
  在场的每一个人也没有哪一个惊惶失措的,那些男人也都照他的吩咐去办了。
  “剩下的这些酒,大家都来尝尝!”那些人都照样喝了,也未见有什么变化发生。他们仍然尊奉他为领主,就像尊奉先前的领主一样地。母亲仍然当她的母亲,妻子仍然是妻子,幼小的儿子仍然是儿子,随从也仍然是随从。说来真巧,那时候,寺里的住持刚好有事到邸第来,躲在一旁看到了这变故的始末。回到寺里,他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噩梦。到了次日,甚至于好几天过去了,领地内也没听说有过什么风吹草动。和邻国之间也没发生过什么争端。住持于是就利用其住持的身份,查了查那个官吏的家谱。上溯到五代前,再上去,就不详了。再看以前那个领主的,一样的,上溯到那个时代,再上去,也是不详。除此之外,要查,也是查无可查。而听说,在那个时期,也不知道哪一个家臣下毒把领主害死,自己当起领主来,还把领主的一个遗孤遣人抚养起来,日后还让他当了自己的家臣……这两件事,其实也不必非把它们扯在一起谈不可。说不定那根本就是幻觉也未可知。虽然的确是自己亲眼目睹的,不过……。总之,那酒倒实在很奇妙。
  “这等事,想来必也是这里那里常会发生的现象之一了。要是追问起原因、背后的道理什么的,其实也难知其详。太阳也好,望月也好,偶尔也会突如其来地发生亏缺。星星不也会殒落吗?甚至于我佛的法力也一样啊!”住持毕竟是有学识的人,他说的,自然别具奥妙,别人反正难懂。自此而后,每年到了那一天,住持便一定会在寺里的正殿上虔诚地诵经念佛,这还成了他的习惯。不过到底为了什么而诵经,他自己其实也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