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澡堂〔前苏联〕米海尔。佐希切柯




                 
  我们的澡堂并不那么糟。可以洗澡。麻烦的是我们澡堂用的票根。上礼拜六我去了一家澡堂,他们给了我两张票根。一张是保管浴巾的,另一张是寄放帽子跟大衣的收条。可是脱得光光的男人可往哪儿放票根呢?直截了当地说吧——没地方放。没有口袋。四下一望——全是肚子跟腿。最麻烦的,就是票根。总不能拴在胡子上吧。没法子,我只好一条腿上拴一张票根,以免一丢就是两张。我进了洗澡间。票根在我腿旁劈拍扇动。这样走动真是烦人。可是又不能不四下走动。因为总得找个水桶吧。没有水桶,怎么洗澡?挺麻烦的。我找水桶。我看见一位老兄正用三只水桶在洗澡。他站在一只里头,用另一只洗头,左手拿着第三只,为的是怕别人拿走。我去拉那第三只水桶;别的不说,我自己想用。但是那位公民不放手。
  “你想干什么,”他说:“想偷别人的水桶吗?”我再拉的时候,他又说话了:“我在你两只眼睛之间给你一桶,你他妈就不会这么得意了吧。”
  我说:“这可不是沙皇时代了。”
  我说:“随便用水桶打人,自我中心狂。”
  我说:“简直是自私,”我说:“别人总也要洗澡的呀。你这可不是在戏院里。”
  可是他径自转过身去,又开始洗澡了。
  “我不能就站在那儿,”我心里想:“等着他享受。看样子,他还得洗上三天呢。”
  我走开了。一个钟头之后,我看见一个老家伙张着口四下张望,手里没抓着水桶。找肥皂还是在做梦,我也不知道。我抄起了他的水桶,溜开了。现在我有了水桶了,可是找不到地方坐下来。站着洗澡——这算哪门子洗法?挺麻烦的。好吧,站着洗吧。手里拿着水桶,我开始洗了。可是我周围的人都像发了疯的地在搓洗衣服。一个在洗长裤,一个揉着短裤,另一个手里不知在绞些什么。你刚全身都洗干净了,又给他们弄脏了。他们溅了我满身都是,这帮混蛋。而且搓洗衣服的声音吵得要命,洗澡的乐趣荡然无存。连抹肥皂的唧唧之声都听不见了。挺麻烦的。
  “去他们的,”我心想:“我回家再接着洗吧。”
  我回到柜台。我给他们一张票根,他们把我的浴巾还给了我。我看了看,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可是裤子不是我的。
  “老兄呵,”我说:“我的这儿没有洞,我的有个洞在这儿。”
  可是管理员说;“我们在这儿不管你的洞的。”
  他说:“你这可不是在戏院呀。”
  好吧。我把那条裤子穿上了,我要去拿我的大衣了。他们不给我我的大衣。他们要票根。我就忘了腿上拴的票根了。我得再脱裤子。我脱下了裤子。我找票根。没有票根。绳子还在腿上拴着,可是没有票根。票根早给洗掉了。我把绳子交给管理员。他不要。
  “一条绳子取不到任何东西,”他说。
  “谁都能剪一段绳子来,”他说。
  “这儿没几件大衣,”他说:“等着吧,等人都走光了。我们会给你一件剩下的。”
  “嘿?兄弟,要是剩下的是破破烂烂的呢?这里又不是戏院,”我说:“我指认给你看,”我说:“一个口袋破了,别的没破。钮子呢,”我说:“最上头的一颗还在,别的都没影儿了。”
  反正后来他把大衣给了我。可是他不要那根绳子。我穿好衣服,走到街头。突然我想起来:我忘了我的肥皂。我又回去了。他们不让我进去,因为我穿着大衣。
  “脱衣服。”
  他们说。我说:“唉,老兄,我不能再脱第三次衣服了。这里又不是戏院。”
  我说:“至少把肥皂的钱折还给我吧。”
  不行。不行——好吧。我走了,不要肥皂了。当然,熟悉常规的读者或许好奇,想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澡堂?地点在哪里?门牌几号?什么样的澡堂?就是普通的那种。十个铜板就可以去洗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