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自信心〔美国〕山姆。F.修利尔




                 
  有时候,爹地真的吓着我。他会把一些他根本毫无一知半解的难题搅在身上,而最后,十之八九的事情都会被他解决。当然,完全是运气作祟。但你又不得不信他那一套。
  “自信心,”他常说,“只要相信自己办得到,你就一定办得到。”
  “任何事情吗?”我问他,“如果是脑科手术呢?”
  “哦!别傻了。”
  我爹地说,“像那一类的事情是要靠经验的。”
  “走开一点,”他对我说,“你挡到电视了。你站在荧幕前面,要我怎么看摔跤呢?”
  “别管荧幕了,”我回答,“有一天你的运气会用完的,那时候,我再看你的'自信心'管不管用。”
  其实,我并非那种自命不凡的人。有时候,我也会试着运用我的自信心。第一次是在我期末考试的时候。我拼死拼活地要通过期末大考。我真的是铆足了劲,因为我大概有一年没碰过课本了。我生吞活剥地把它们死背下来,大概每次都是这样。其他的,就都交给我的“自信心”了。我肯定地相信我办得到——非常肯定地。结果我考了全校历史上最低的分数。我把成绩单拿给爹地看,然后说,“你的'自信心'只有百分之三十三的作用吧!”他根本不瞧一眼就把它搁在桌上。
  “你要到一定的年纪才会了解的,”他解释,“那才是'自信心'的关键。”
  “嗯?那其中这段时间我要干什么呢?” “也许你应该念些书吧。有些孩子可以学到一些名堂的。”
  那是我第一次使用“自信心”的经验。最后一次则是在奥斯汀服饰公司升迁的时候。华德生的经验比我老道,业绩也比我好一些。而我,就靠着我的“自信心”。结果,华德生得到青睐。你以为这样就能说服我老爹吗?那是不可能的。一定要给他一些教训,他才会改观。我爹地也在奥斯汀服饰公司上班,要教训他的机会终于来了。那时候奥斯汀公司要举办一次东方橱窗展示会。花费了大笔金钱筹备之后,一切就绪。等我们正要拉开布幕的时候,竟然展示灯故障了。奥斯汀先生看起来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他想,这下子完了,顾客全要跑光了。他马上要找电气匠来。这时候我爹地出现了。
  “发生什么事吗?”他说。
  “哦,路易士,”奥斯汀招呼他。他称爹地“路易士”——而我,他最好的售货员,居然只叫我“乔。康克林”。我爹地只是一个收银机的职员,他却称他“路易士”。
  “这些他妈的灯坏了。”
  “嗯,我看看。”
  我爹地说,“也许我帮得上忙。”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螺丝起子。奥斯汀先生盯着他。
  “你真的内行吗?路易士。”
  “不!他不行的。”
  我在一边保证。
  “你以为他是爱迪生吗?”其实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只是说溜了嘴。
  “年轻人,我是在跟令尊说话,”奥斯汀先生用冷峻的眼光瞪着我,“我如果要别的意见,我会问他们的。”
  “没错,”我爹地插嘴说,“乔,注意你的态度。”
  他小心地跨进橱窗里,把一个电匣打开,然后开始动用起子。
  “别碰它!”我叫道。
  “你会触电的!”他碰了,而且没有触电。展示灯一下子全亮起来。奥斯汀先生脸上的紧张这下才消了。他微笑着。那天晚上爹地又发表了长篇大论,说他的“自信心”再度灵验了。
  “'自信心',胡扯,”我反驳他,“根本不是那回事。”
  “走开一点,”爹地说,“你挡到我荧幕了。”
  第二次的情况是奥斯汀先生的保险箱卡住了,把所有员工的薪水锁在里头。那是月底最后一个周末前夕,眼看着问题毫无解决的希望。这时,我的爹地再度出现。
  “出了什么事呢?”他说。突然,一种奇异的感觉涌现在我心头,仿佛这件事已经发生过了。
  “这个该死的保险柜,路易士,”奥斯汀先生说,“它卡住了。”
  “嗯,让我瞧瞧。”
  爹地说,“也许我帮得上忙。”
  “你真的行吗?路易士。”
  奥斯汀先生惊问道。我本想冲口说:不!他不行的。但我忍了下来。我受够了奥斯汀先生冷峻的眼光。如果爹地自愿要扮小丑,那是他的事。
  “奥斯汀先生,”爹地说,“保险柜的号码是几号?”奥斯汀先生附过去,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号码。他根本毫无犹豫地就这么做。我爹地对别人总有一股奇特的力量。转了几圈之后,他开始扭动保险柜的门栓。我在心里说,“等着瞧吧,看我们家的魔术灵不灵?”我们等了一会儿,什么事也没发生。
  “锁头的杠杆卡住了,”他最后说,“中心轴不平衡。”
  你瞧,他对保险柜根本一窍不通。
  “打电话叫厂商来。”
  奥斯汀先生命令。每个人都“哦——”地一声。制造商远在芝加哥呢!“奥斯汀先生,等一下。我还没弄完呢!”爹地说。他已经紧紧贴着保险柜,这次他要表现真功夫了。他把手指拧住开关,轻轻地颤动,非常缓慢地。他几乎把耳朵贴在保险柜上,听着刻号跳动的声音。我向四周的每一个人瞄了一眼,确定是否有人在偷笑。居然没有一个人在笑。令人无法相信。我又巡视了一遍,还是没人发出声音。他们不但不笑我的父亲,甚至还认为他真的能打开它。我的天啊!一大堆男人、女人蹲在那儿,屏气凝神地期待着保险柜的门打开。当他们站起来的时候,保险柜开了。那晚,我和爹地正在看电视。他——聚精会神地瞧着电视,而我——却在脑海里不停地思索着。终于,我爹地开口了。
  “想说什么就说啊,”他说,“别搁在心里嘛。”
  “说什么?”我问?“说'那只是运气,你碰巧撞开了保险柜……'等等的。”
  “好吧!”我回答,“我会说:'也许是好运,但是也许还有其他的因素。'”然后我描述了奥斯汀先生办公室里众人的表情给他听。当中,我使用了诸如“信心”、“信任”和“尊敬”之类的字眼。
  “那就是'自信心'的关键吧!”我下了这样的结论,“它不能让一个怠惰的学生通过期终大考,也不能使一个职员比其他更好的同事优先得到升迁的机会。'自信心'发挥的关键,在于你必须用它来帮助其他的人解决困难。否则,它就不灵了。”
  爹地只是看着我。我猜测他是否正在想着:也许我已经到达可以理解一些事情的年纪了。然而,他说的却不是这些。
  “走开一点,”这是他说的,“你挡到荧幕了。你站在电视前面叫我怎么看摔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