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绿色的秘密〔美国〕玛丽。迪拉姆




                 
  自从收到那张情人卡之后,一切全都改观了。对她而言,以前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的作用。她的爸妈都曾绞尽自己的脑汁,一试再试。爸爸搬出他待人接物的那一套,苦口婆心地劝她:“女儿啊,你老爸的十六岁还没有列入历史呢!还不至于把自己的女儿看走眼吧!请你把头抬高,绑起那一头俏丽的红发,不管你有没有自信心,我保证你会替自己骄傲的。”
  而她慈祥和蔼的母亲,则满怀希望地说服她搁下书本和一身孤傲的怪脾气:“蒲,下个周末邀一些同学到家里来玩嘛!让我做些拿手的好菜来招待他们;你只要把客厅的地毯卷起来,不就可以跳舞了吗?……就这么说定了!好吗?”然而在情人节以前,不管爸妈嚼烂了舌头,薄丹丝说什么也不点一下头,按照双亲的指示去进行她的“社交生活”。不错,爸妈全是为了你好,可是他们怎么晓得现在年轻人“社交”的那一套呢?蒲丹丝快十六岁了,一个高中三年级的学生怎么会不了解时下的那些“社交条件”呢?你要嘛就得长得标致——像金发碧眼的苏珊,至少也要像小美人洁西;不然嘛就得像柏丝那样聪明伶俐。你一定得要有交男朋友的手腕——你知道那些女孩们是怎么做的。而蒲丹丝——每次一看到自己的雀斑脸和那一头又红又干的头发,不是面红耳赤便张口结舌,连男孩子普通的一声“嗨”她都不知要如何招呼呢!她想,反正我天生就没人要了。终于,在二月十二日那天早上,信箱里竟然出现了一张情人卡。
  “给你的,蒲!”妈妈把那张情人卡递到她手里,信封上面写着绿色而干净的字迹。她瞪着信封上的地址,几乎不太情愿去拆穿里面的秘密。犹豫了一会儿,她终于拆了。好大一张情人卡!她曾经在学校附近文具店看过很贵的那种。上面印着一颗红心,一支银色的箭穿心而过,用纸作的彩带装饰着。可是卡片里面却没有签名,只写了一个问句,用信封上同样的绿色墨水写着:“身为联合中学的一分子,你不能给我们一些机会吗?蒲!”是谁寄的呢?杰克?那个曾经住在附近,也是和她相处的比较自在的男孩子?不可能!别傻了!杰克虽然向来对她友善,可是他怎么会想到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呢?而且人家在学校里人缘那么好,好多女孩子都把他当作心里的“白马王子”呢!在他眼中,蒲只不过是小时候一起玩“警察抓小偷”的那个小娃娃罢了!可是——说不定,也不能说绝对不是他喔!蒲开始陶醉在眼前的猜疑之中,谁说不可能呢!只要是联合中学的男孩子,每个人都有可能。她突然对这封信感到无限的欢喜。
  “是一张情人卡,”她对妈妈说,“匿名的。”
  母亲对着她兴奋的小脸蛋微笑着说:“嗯,一定是很棒的!”然后很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下去。上学之前,蒲特地在穿衣镜前检查了一下。她好像是第一次不再讨厌镜子里面的那个人。她的头发,看起来似乎还不坏,真的。也许,把它削成现在流行的那种短发,会变得更迷人呢!转过身,她又读了一遍卡片上的字。是谁用过绿墨水呢?以前曾看过类似的笔迹吗?蒲始终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甚至到了学校以后也找不到答案。她几乎察遍了学校里所有的男孩子,却没有一个用绿墨水的。早上在礼堂开朝会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坐在对面的杰克,注视着看他的手指有无绿色的墨渍,或者是报告、笔记上,有没有用过绿色的墨水?杰克发现那双盯着自己的眼睛,便开始注视着她。这时,她不但不觉得害羞,反而绽开了表情,向他回了一笑。她突然忘掉了自己一向的腼腆,心里暗自度量着杰克。果真是他?!如果真的是他,他的眼神应该会流露出什么来。看到对方再一次投来惊鸿一瞥,她不禁又笑了。
  “满面春风喔,蒲!”踏出教室的时候,杰克调侃着她。
  “没有啦——嗯,也许有一点吧!”她让杰克替她抱着书,然后二人很自然地一起走过走廊。
  “不管你葫芦里卖什么药,它一定是个好消息,”杰克说,“我看到你的绿眼睛里面有两只调皮的小精灵在跳舞呢!”绿眼睛?蒲回家以后特别费心地检查那双眸子。她以前老是认为自己的眼睛灰的。绿眼睛——绿墨水——她又笑了,沉醉于一整天奇妙的喜悦里面。
  “而你仍然还是溜冰池里的旋风腿吗?杰克。”
  她问道。
  “嘿!”他停下脚步,以一种深获赏识的眼神注视着她,“你怎么知道的?”
  “哦,学校里大家都这么说啊!”蒲轻声地回答;好像她对其他的消息也一样灵通似的。事实上,刚好是昨天不小心听来的新闻。她到橱柜去取书的时候,一堆女孩子恰好在谈论着杰克是如何如何在一个星期之内,赢得三次溜冰赛跑等等。蒲虽然也喜欢溜冰,自己却从来没有到过溜冰场。经常会有一大票的同学在那儿,而且是成双成对的,她不想一个人落单。走到她的教室前面,杰克把书还给她,一副好像还不想走的样子,“你最近溜得怎么样?蒲。”
  他问,“小时候,你一直很棒,可是现在我似乎从来没在溜冰场看过你。”
  “哦,我啊——马马虎虎,还算可以啦!”她说。上课的铃声响起了,杰克紧张地盯着手表。
  “听好,”他说,“我快迟到了——但我可以请你放学以后一起去溜冰吗?然后再一起去吃热巧克力,你会来吗?蒲。”
  “嗯——好,我会去!”我说话的声音是不是像第一次和男孩子约会呢?她担心着。他会不会看穿我的心事呢?“太棒了!”杰克说,“我三点半到你家去接你,就这样说定了!”铃声停止了,他一溜烟地飞奔去上课。蒲回到家已经三点钟了。她的母亲刚好要唤她的时候,她已经一下子冲到楼上了。
  “来啊!乖女儿,跟爸妈打声招呼。爸爸今天提早下班了。”
  蒲又匆忙跑下楼,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客厅跟父母打声招呼:“嗨,我不能坐下来,因为——我要赶快,杰克快要来接我了——我们要一起去溜冰。”
  “很好啊!亲爱的!”她的母亲高兴地说:“那我们就不耽搁你了!”拉开大衣橱,正在找着她的溜冰夹克的时候,蒲听到母亲对父亲说:“不知道我们女儿今天是怎么搞的,自从早上收到那张情人卡以后就眉飞色舞的,现在又要和杰克去约会!我在猜,那张卡片会不会是杰克寄的?”蒲偷偷笑了一下,她的溜冰夹克披在肩上,准备上楼去打扮。当然是杰克了,妈!她对自己说。不然他怎么会又接着约我去溜冰呢?一定是他了……客厅里,父亲正缓缓走近书桌,“也许是杰克吧!”他对太太说,“不过,就像我以前所说的,最重要的是女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信心,那正是她最需要的。”
  此时,蒲的父亲正站在书桌前,把一瓶绿色的墨水偷偷地藏在最上面的抽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