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飞行员的抉择〔美国〕亨特。米勒




                 
  冒险在大海上降落是对的吗?在两百尺高的地方,救援机从暴风雨中颠簸地逃出,然后在汹涌的海面上平稳下来。布莱第瞥了一眼他同伴的忧虑的脸,然后想,他又要拿其他机员的命冒险了,就像以往一样。救援小组还要过一百里以上才能到达出事地点。两个小时前,一架往檀香山的班机坠机了。只要风向一转变,只要救援过程出了问题,回到他们在阿第拉的基地的风险就愈高。前面,白色的浪头不停地翻涌。一里外,另一阵暴风雨正在云端伺机而动。五分钟后,水淹上挡风板,雨也打在机翼和机身上。飞机冲出暴风圈,冲向距海面不到三百尺的地方。布莱第觉得有人猛拉他的飞行装。从走廊看过去,他看到通讯室里的通讯员正对着他大叫:“收发器坏了,我们没办法联络基地。”
  布莱第往下看。
  “最好把它修好,我们会用到。”
  在前面的某个地方可能有一艘黄色的救生艇在沉浮,但在他们后方,布莱第知道暴风雨正移向基地阿第拉。海浪开始冲击那环形小岛边缘的暗礁了。布莱第转向他的伙伴,泰勒。
  “你想,我们走了多远了?”布莱第问?泰勒检查在他膝上的地图。
  “大约在北边五十里,我想。”
  位置只是个猜测。现在猜错五十里,到他们到达出事地点,可能已经差了一百里。而且他还要考虑机上其他人员的生命。有一分钟的时间,他迟疑不决,但前面的海面似乎较平缓。
  “我们最好重新订一个方向到出事区域。”
  他说。一小时后,他们到达出事地点。海洋向每个方向平坦地延伸过去。他们搜巡第一个方向花了十分钟,在救援机上的每个人都紧张地望着浩瀚的灰色海面,想找到一艘十尺长的黄色救生艇。然后他们转向第二、第三,第四个方向。还有四个小时的燃料——但要飞回基地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大概还能再找两个方向。布莱第重新在他的座位坐好。差不多了,他们已经作了他们的工作——搜巡的工作。他们尽力了。布莱第靠向椅背然后拉一拉他的飞行夹克。他想,外面变冷了。他往下看海面,强风激起了泡沫,他觉得很冷。当泰勒倾斜飞行要向最后一个方向搜巡时,他往前看了一眼。一阵红色的光射向灰色的天空,然后消失了。布莱第在座位上僵了一僵,他拿过控制器并向那个地点前进。他向下飞到五十尺的地方,感觉到下面凶猛的浪正往上拍打着。飞机飞过救生艇再折回来,直到机舱里的人看到它为止。有个男人坐在艇上虚弱地向盘旋的飞机挥手,另一个男人脸向下躺着,动也不动。布莱第本来准备下令丢下补给品和另一个救生艇,却突然停了下来,补给品和救生艇作用不大,布莱第再飞低了些,到十五尺的地方,海浪拍打着飞机的外壳,他感觉到其他人员都在等他下令。只剩下他的决定,他的责任了。任何活着的人都不会怪他丢下补给品然后飞回基地,他只需要报告救生艇的位置就可以了。二十四小时内一定会有一艘船经过这里,然后把他们救起来。有五个人在这个救援小组里,他有什么权利拿他们的生命冒险,在大海上降落?布莱第觉得他的皮肤拉得很紧,寒气甚至透进了他的飞行夹克里。要在下面的怒涛中将飞机安全降落似乎太离谱了。多了两个人的重量后,要重新起飞似乎更不可能,在这种天气下……有太多出错的可能了。他又看了救生艇一眼。在下面的男人不确定地挥了挥手。就在这时,一股浪涌进艇里,那个男人赶快放下他的手扶住救生艇。然后,布莱第知道他要怎么做了,其实他一直都知道的,只是不敢承认罢了。两个男人在汪洋大海中坐在一艘救生艇里,他们根本不可能敌得过暴风雨。他必须帮助他们——毫无选择的。当他作手势下令要降落时,他感到海里的冷水溅到他身上——冰冷的。飞机降落到海面上时引起一阵颠簸。泰勒松开他的安全带爬到舱尾去。当一股浪扫过驾驶舱时,飞机又晃了几下。在舱里,通讯员和两个技师连脚都伸到水里了。他们试着要把机身外的洞封好,因为有一排螺丝松了。布莱第看到一条绳子被丢到救生艇上。另一阵大浪又冲上机舱,引擎也开始不稳地摇晃。布莱第敲一敲节流器才让它稳下来。舱尾幸好一切正常,但水还是愈来愈多。往后看,布莱第看到泰勒把第二个男人也拉上机,然后关上舱门。泰勒爬进驾驶舱,他的衣服都紧紧黏在身体上,他的手伸向节流器。
  “人都上来了吗?”布莱第问?“是的,长官!”
  “我们走吧!”当泰勒将节流阀往前推时,布莱第发现他们还是在水面上,飞机只穿过一道浪。然后,另一股大浪打在机身旁边,救援机就动也不动了。现在有七个人漂在水面上而非两个人了。外面,水几乎高到布莱第前面的窗口了。布莱第往后看,所有人都盯着他,他看一看泰勒,发现他僵坐在位子上,脸色发白,双眼盯着灰色的浪打上机首。每有一阵浪过来,机首就沉低一些。布莱第抓紧轮盘。
  “快点,泰勒,节流阀。”
  头两个浪很小,然后布莱第看到滚滚大浪正冲向他们而来,他感到一股恐怖的寒意。几乎是直觉反应,他滑动机身直到它跟大浪平行。大浪开始从机身下面散去,布莱第转动机身直到机首突出浪头,机身也脱离汹涌的大浪。当飞机开始有了速度,骑在浪上,局面才算控制下来。机首又抬得更高一些。然后有一股相反方向的急流冲向大浪,飞机就被抛进空中。它重量地挂在水面有好一会儿,直到布莱第把机身稳下,并开始缓慢地爬向安全。在三百尺高的地方,布莱第把控制器交给泰勒。他往椅背一靠,才意识到他的腿很痛,还有他的夹克都湿透了。他发着抖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脚下那冰冷的水,还有刚才他们差点被淹死的画面。虚弱地,他走出驾驶舱。等他检查完生还者后,工作就算完成了——机尾,生还者中的一人正躺在铺位上,盖着一条毛毯。另一个人则拿起一杯咖啡凑到颤抖的嘴边。
  “谢谢,军官,”他说:“很高兴你成功了。”
  “对呀,我很高兴我们成功了,你的伙伴还好吧?”
  “他正慢慢清醒过来。”
  “别担心,我们先前已经救了一个医护兵回基地,大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到达阿第拉了。”
  “你说哪里?”
  “怎么回事?当然是到我们的基地阿第拉。”
  那个男人盯着布莱第。
  “你没有收到从基地传来的消息吗?”
  “消息?”
  “最后一个小时他们一直呼叫。一个海啸袭击了阿第拉——整个基地都淹没了。你的同僚几乎差点就没有及时离开那里。”
  “我们的收音机坏了。”
  布莱第伸直身子然后看着那个男人。
  “但是,你们怎么得到消息的呢?”
  “我们在救生艇上的收发器听到的。”
  布莱第转身拖着自己回到驾驶舱。
  “把地图给我,”他告诉泰勒。
  “我们转向往约翰斯顿开。”
  布莱第坐进他的座位然后看着地图标着阿第拉的黑点。如果他当初取消了搜救,那么现在安全坐在后面的人还在救生艇里漂泊,无助地等死。他和他的同伴则很可能飞回基地,绕着那曾经叫阿第拉的地方盘绕回旋——没有收音机的信息,一直盘绕在空中。不再有基地的存在——只有像现在一样灰色的大海在他们脚下。一小时之后,他们会用光所有燃料,无法再飞到其他地方去。他们会不停地找寻阿第拉,直到他们的燃料用完——然后坠入海洋。布莱第想着,不禁发起抖来。现在,他们还有足够的汽油到约翰斯顿岛,只因为他们所救的人碰巧听到消息。布莱第想到一些他曾经念过的东西。跟飞行无关,却跟人与人之间的互相需求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