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香篆




  辗转在眼帘前,
  萦回在鼻观里,
  锤旋在心窝头──
  心爱的人儿啊!
  这样清幽的香,
  只堪供祝神圣的你:
  我祝你黛发长青!
  又祝你朱颜长姣!
  同我们的爱万寿无疆!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读过李清照这首清词,再读闻一多的《香篆》,就会有一种特殊的心境和感受。一种不期而至的古典美扑面而来,挚烈、深沉而又温婉含蓄。往事越千年,但人类细腻微妙的爱之情感却始终是相通相系的。“辗转在眼帘前,/萦回在鼻观里,/锤旋在心窝头──”爱化作一缕清纯幽妙的香雾,轻盈地在生命周身流动着,轻抚着。她的情致是如此丰富,使诗人情不自禁地为之倾倒、为之陶醉,用全部热情去拥抱她,用全部身心、全部感情去触摸她、体悟她。《香篆》就是这样一支建构在爱之绿野上的轻柔曼妙的小夜曲。
  诗人的爱是炽烈而真诚的,真诚的情感不需要任何装点和掩饰。诗人虔诚地追寻着,断而狂喜地呼唤:“心爱的人儿啊!/这样清幽的香,/只堪供祝神圣的你:”在爱的光华辉映中,平凡的人间女郎升腾到高洁优美的天国,化身为爱与美的女神般的形象。她是那样高贵,那样纯美,使抒情主体怀着一颗膜拜的心,用清幽香雾这最圣洁的方式,抒发胸中的爱意。短短几行诗节,传神地塑造出一个沉浸在爱意中的真实的自我。他对爱有着梦幻般的美丽的想象,烈火般的强烈的向往和殉道者似的执着的追求,在诗意的冷凝过程中,喷薄欲出的挚爱化为一组明澈洗炼的诗行。短短六句,悠悠三十八个字,将浸溶在爱河中的少年那焦灼、狂热、虔诚、细腻而又略带羞涩、欲说还休、以物传情的复杂心态,描述得如此细腻,如此精到。这是何等简洁凝炼的笔力。在接下来的第三节中,抒情立体的激情沸腾到了顶点,一颗蓬勃炽热、跳荡不已的青春之心,似乎就在读者眼前跃动,喷出红热的生命潮汐。“我祝你黛发长青!/又祝你朱颜长姣!/同我们的爱万寿无疆!”“黛发”和“朱颜”这些在古典诗词中已凝固了的意象,被诗人强烈的现代意识重新复活了,喷发出夺人眼目的光艳。古典美已成为过去,今天生机鼎盛的年轻生命使它们再一次美丽,再一次青春。万寿无疆这千百年以来标志帝王威严的祝颂词,用在《香篆》这首玲珑剔透的小诗里,也显得分外新鲜别致。
  闻一多深受中国古典诗词的熏染,但并没有退缩到古人凝固的才思里。他化用的是念蓄凝炼的古典笔调,而实际抒发的则是现代人特有的,率直大胆的挚爱之歌。
  (阎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