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何年


 





  苏东坡说过"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而今日的人间世,1995,乃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因而也是"各国人民纪念二战死难者国际年",是联合国成立五十周年,因而也是"国际宽容年"。

  联合国秘书长加利说,"宽容是我们渴望拥有一个昌盛与和平世界的先决条件"。"宽容"是今年联合国纪念活动的一个主题。

  最近,在世界各地纪念反法西斯胜利的节日里,我们读到这样一些消息:

  如匈牙利政府总理5月7日表示,他代表全民族向犹太人和其他的法西斯暴行受害者谢罪。因为在二战期间,当时的匈牙利政府紧紧追随纳粹德国,帮助他们迫害过大批犹太人。

  又如瑞士联邦主席5月7日就二战期间瑞士限制犹太人入境问题公开道歉。因为1938年瑞士联邦政府在纳粹德国的压力下,向遭受纳粹迫害、希望到瑞士避难的犹太人关上了国门。

  如此等等。这些反省,虽然是在事过半个世纪之后,但毕竟表现了新一代政治家的明智,表现了人类的良知,表现了社会和观念的进步。这也从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说明,今天国际社会所提倡的宽容精神,首先是和解的精神。

  和解:不仅适用于国际关系,同样适用于国内关系。最近阿根廷军方承认参与"肮脏的内战"就是一例。

  1976年3月,阿根廷军人发动政变后,军政府立即宣布解散议会,实行党禁,在全国范围进行严厉的镇压;据估计,从1976年至1983年7月,有近三万阿根廷人遭到逮捕、拷打和杀害,许多反对军政府的进步人士和群众在受刑后尸沉大海。

  今年4月底,阿根廷陆军参谋长率先向新闻界承认,陆军参与了70年代军政府时期对于反军政府的进步人士和团体的血腥镇压;5月3日,海军和空军参谋长也发言正视了海军和空军那一段不光彩的历史。阿根廷国防部长奥斯卡·卡米里昂3日表示,武装部队对过去所犯错误的反省,军人重申维护宪法秩序,使国家朝和解方向迈进了。

  加利说,宽容是"通过对人类共性的认识,尊重多样性"。可以说,宽容也是人类理性精神的体现。

  自然,加利还说,宽容并不意味着接受"伪装成民族主义"的野蛮行为,也不是要无视"披着宗教外衣"违反人权的现象。正是这样,我们看到,就在阿根廷,这个战后容纳了许多纳粹战犯逃亡藏身的国度,5月4日经法院判决,同意把一名前德国纳粹党卫军分子引渡给意大利;这个81岁的埃里希·普利克,1945年参与了对335名意大利人(其中有75名犹太人)的大屠杀。

  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为了世界的和平和发展,要在平等的基础上实行宽容的原则。而若没有对新法西斯和一切反人类行为的必要制裁,那一切创造宽容、和解气氛的努力都将受到破坏。这就是事物的辩证法吧,这也是反法西斯胜利五十周年和"国际宽容年"提醒我们要认真思考、认真对待的课题吧。


  1995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