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锐诗文自选集》


 





  有一次说起文革,说起张志新,李锐同志说,苏州有个陆兰秀,同样是因坚持真理,反对文化大革命,而倒在血泊中的一代女杰。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李锐同志告诉我,《李锐诗文自选集》里收有他为陆兰秀传记作的序言。

  文革开始时,陆兰秀是苏州图书馆副馆长。面对文革初期的混乱局面,她就怀疑"造反有理"的口号和"打倒一切"的做法,随着关进牛棚备受凌辱,她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反修防修"也产生了怀疑;她认为文革是大幅度开倒车的严重错误。1969年她在囚室里第一次绝食时,交出了系统批判文化大革命的九篇文章。几天以后,她被关入以施用酷刑著名的苏州市"工纠总部",她直接上书毛泽东,要求立即结束文革,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解放全国人民。她又在反复折磨下强忍伤痛,写下十几篇文章,从理论的高度指出文革的封建专制主义实质。她十分清醒地说:"马克思主义不是天生神圣的东西……这种理论是随着实践的发展而愈益补充、完善的。所以对某些理论和政策,包括对马恩列斯和毛主席的某些理论和政策,提出不同看法,只要是科学的探讨,称不上叛逆、反革命之类。叛逆者,是古代帝王自以为神圣,对臣民所办的罪名。在科学探讨上,从来没有什么叫叛逆的。"

  1970年3月3日,陆兰秀写了一份给毛泽东和党中央的电报稿,指出文革陷全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再次批评毛泽东"没有完全摆脱旧统治阶级思想的影响,以致长期以来排斥不同意见,坚持似是而非的修正主义理论",激愤地要求毛"悬崖勒马"。过两天她开始第二次绝食。7月4日,苏州市召开4万人大会,将陆兰秀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刑前游街示众。为防止她在大会上和游街时有所表示,竟端下她的下颔骨,使她不能出声。

  一个有清醒理性,有独立见解,不屈从于权威和暴力的中国知识分子,便这样被杀于苏州南郊横山山麓;到明年就是三十周年了。

  我至今没有读到这部传记,大约印数不多,且没有认真发行;我也没在报刊上见到过陆兰秀的名字,为真理、为人民而牺牲的死者遭到了有意无意的封杀或遗忘。感谢李锐在其自选集中保留了这篇序文。什么时候能读到陆老师二十多篇共十四万多字的狱中文章呢?

  李锐的自选集中,即使只有一篇这样的序文,就不枉买来一读了。而书中还有作者对田家英、黎澍、项南、耀邦等的深情追思,对自己家庭和人生经历的回忆,对三峡讨论、庐山会议、大跃进的记述,以及对吴冷西文章的答辩等:从这本书,不但可窥作者的襟怀,而且在跟随作者审视历史的同时,不能不寻思历史出给我们的考题。


  1999年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