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葆真的故事


 





  《北京政协》月刊更名《北京观察》了,我从改版一期的目录看到柳萌一篇文章题为《要敢于听真话》,说得好。文章我还没看,光这一句就值得叫好。

  我想起前年第二期广州《炎黄世界》月刊上曾有王金凤写反右中一段往事,《含辛负重王葆真》。

  1957年3月,她以《人民日报》记者身份参加了河北省两个会议,会上传达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和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欢迎各界人士帮助共产党整风。报社要她访问一位有声望的民主人士,充分听取其意见,写一篇访问记。中共河北省委书记马国瑞介绍了王葆真,说他是国民党的元老,曾参加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反对蒋介石的独裁政策,很早参加民革,现在是河北省民革主席,又是省政协副主席,在民主人士中颇有威望。中共中央统战部也同意报道王葆真。

  当时王葆真已是古稀之年,他说要尽其馀生,为国为民,再做一些实事。他说,解放前,历届政府不管人民死活,以致水旱灾害频繁,老百姓真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后,他看到人民政府积极兴修水利,感到振奋。荆江分洪和治理淮河等大的水利工程,他都去参观过,十分佩服共产党"救民于水火"的宗旨和魄力。

  只是,王葆真近几年听到一些水利部门提出,水利建设要"以蓄为主"、"小型为主"和"群众兴办为主",不少地方已经照办;河北广大地方就动员群众挖了许多所谓"平原水库",贯彻"以蓄为主"的方针。他感到很不安。

  王葆真认为,水利建设还是要因地制宜,该蓄则蓄,该排则排,不能提"以蓄为主";不该蓄水的地方兴修水库,只会使土地盐碱化,糟蹋庄稼,有的根本蓄不住水,有的虽然蓄了些水,但白白浪费了宝贵耕地,得不偿失。他又说,水利还是要"大中小结合",如果主要靠农民群众兴办小型水利,实际上是"劳民伤财",而工程收益甚少。

  王葆真几次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和水利部门建议,水利建设要实事求是,不要强调什么"为主",一有"为主"的,常常形成片面性,有害无利。

  在采访中,记者金凤问,水利专家们的意见怎么样呢?王葆真苦笑说:"不少专家和我意见差不多,我的意见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他们的看法,他们当然比我懂行。可惜的是,水利部门的同志以至这里省委、省政府的负责同志还是抱住几个'为主'不放。听说这是主管农业的中央领导同志的意见。"金凤说:"不管是哪一位同志的意见,如果不符合实际情况,或是对工作不利,我想是应当修改的。"王葆真老人忽然客气地问:"王同志,请问你今年多大年纪?"金凤回答二十八周岁。老人微微一笑:"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说话坦率,不肯护短,这是不容易的。可是,你过于年轻,不大了解世事的复杂。共产党不是很讲组织纪律性吗?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既然是党中央那位同志的意见,省委、水利部门能不服从吗?"

  记者金凤带着问题拜访了河北省水利厅的厅长、副厅长和总工程师。厅长毫不含糊地赞成"以蓄为主"、"小型为主"、"群众兴办为主"的方针,说这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水利工作上的体现。他说,王葆真的意见反映了少数资产阶级专家、学者的意见,实质上是强调依靠国家兴修大型水利工程;我们国家还很穷,水利经费每年就这么多,光靠国家这点钱能解决问题吗?金凤听了觉得似乎也有些道理。

  副厅长和总工程师都是党外人士。果然,他们支支吾吾地赞成王葆真的意见。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们不赞成"以蓄为主",但赞成依靠群众兴修水利。总工程师说,著名的四川都江堰工程也是集中了群众的智慧修建的。副厅长却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这个水利建设方针据说是最高领导同意了的。"金凤听了不由得全身一震,但她又以为毛主席不会过问这么具体的事,一项具体工作的方针应当是可以讨论、商榷的。

  金凤仔细研究了王葆真写的论证材料,整整一个旅行袋,解放前的资料不说,这里有他解放后跑了十几个省市、行程几万里实际调查的结果。记者金凤看完全部资料,感到王葆真的意见有道理,他的确是为了更好地兴修水利,振兴农业,改善六亿农民的处境;她想尽量避开具体意见,着重写老人的精神,连题目都想好了:《万里奔波为谁忙》。但她因为正赶上五十六天产假,等产假满了,才要动笔,河北的同志告诉她,"王葆真是河北省揪出的第一个大右派,他借水利大事攻击党的领导……你幸亏没写他,写了就麻烦了。"

  金凤在结束这一回忆的时候说:那个"以蓄为主"、"小型为主"、"群众兴办为主"的水利方针,在1957年以后推行得更起劲,后果是清楚的。"而王葆真老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几亿农民付出了更沉重的代价!"

  从这个看来已经遥远的故事,是不是可以印证"敢于听真话"是跟"敢于说真话"不可分,如一块银币的两面呢?如果只有敢于说真话的,没有敢于听真话的,结果怕就是闹成这样的悲剧。姑且不说王葆真的意见是否正确,至少他是在调查研究以后说的真话;他的建言属于某种意义上的不同意见,如果意见完全相同,那末举手表示拥护就行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因此,为国为民,要敢于听真话,包括听不同意见,然后择其善者而从之。那种听了不同意见就目为敌对,大打棍子的做法,不是不仅有欠民主,而且有欠文明吗?


  1998年9月30日


  附注:据金凤文,王葆真老人的"右派"结论业已改正;他逝世时年近百岁,《人民日报》发表了消息(具体年份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