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朱加什维利


 





  读过斯大林传记的人,都知道朱加什维利是斯大林的原姓。小朱加什维利,指的是斯大林的大孙子叶根尼·朱加什维利,他对他的祖父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以拥有跟爷爷一样的姓氏感到无比荣耀。斯大林开始革命生涯以后,就告别了朱加什维利,他的孙子重新用这个姓,其实不必在前面加个"小"字的。

  朱加什维利六十二岁,应是1935年或1936年生,他的父亲雅柯夫是斯大林的长子,苏德战争中被德军俘虏。希特勒提出要求,让苏联拿被苏军俘获的纳粹将领交换。斯大林拒绝了。最后雅柯夫死于集中营纳粹武装分子枪口下。

  斯大林逝世时,他的长孙朱加什维利已经十七八岁。他后来成为一名军人。据说他性情暴躁,而更大的特点是"奉爷爷若神明","特别怀念爷爷的那个时代"。

  斯大林时代应该怎样评价,在俄罗斯和前苏联,已经不止是历史家的事情。那里的人民最有发言权。在中国,1949年宣布向苏联"一边倒",为斯大林祝贺七十大寿,对苏联和斯大林是不许说一个"不"字的。1956年苏共二十大揭露对斯大林个人迷信及其后果之后,中共中央发表的文件,对斯大林持"三七开"的观点,肯定其"七分功"是继承列宁的事业,在一国内建成社会主义,并领导卫国战争直到胜利,形成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指出其"三分过"则在于肃反扩大化,使无数忠诚的共产党人和正直的苏联公民惨遭镇压。四十年来的众多历史事件,加上前苏联历史档案的公开,使更多的人对斯大林时代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在上世纪30年代后期斯大林组织三次莫斯科审判,以及在此前后的大清洗,把列宁时代的老近卫军剪除殆尽。这时候他的孙子朱加什维利还小,不懂事也不记事。1941年至1945年的战时生活当会进入他的记忆了。他记住祖父领导打败希特勒的功劳,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对斯大林重作评价的时候,他已经成年,却认为所有对斯大林时代真相的披露和批评,以及一切对斯大林的批评,都是"诋毁爷爷的荣誉"。

  在这方面,他的堂弟,斯大林的小孙子亚历山大·布尔达斯基就与他不同。五十七岁的布尔达斯基,他的父亲是斯大林的次子瓦西里,他大约生于1940年或1941年,十三岁那年改从母姓。他是一个戏剧导演,喜爱诗歌,轻声慢语,但对他祖父有所不敬;他说:"我不知道堂兄为什么那么热衷于为爷爷的荣誉而战。爷爷犯下的罪恶不是谁能否定得了的。"

  这兄弟俩在对斯大林的态度上不可调和。观点不同,本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朱加什维利采取的却是极端的立场。他搜集那些他认为是"诋毁"他爷爷的人的名单,他说:"被我列上名单的都是人民的敌人,他们应该受到惩罚。总有一天我会跟他们算账的!""我真想像爷爷一样亲手枪毙了他们!"这个名单里,自然也包括他的堂弟布尔达斯基,他说:"布尔达斯基是一个卖国贼,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亲手吊死他的!"真可谓有其祖乃有其孙,他对祖父的崇拜和迷信,确是到了不顾史实、不问是非的绝对化程度,不知是亲情,还是盲目的家族荣誉感蒙住了他的眼睛?让他对历史上从老布尔什维克到普通农民以及工人、军人、知识分子成千上万无辜被杀的事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直到今天,他还顽固地坚持斯大林以暴力治国,以暴力对待人民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这种时代的错误使人觉得他是可悲的,但他的所想所说,让我们想到,如果他早生若干年,赶上斯大林在世,他岂不会毫不迟疑地参与肃反扩大化的行动,以革命的名义,以"保卫斯大林"的名义去杀人吗?

  从人的灵魂的层面看,这类以暴力对待歧见的惯性,真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危险。

  斯大林的历史功过是须让历史来裁判的。这与他的两个孙子都无关。我们局外人谈论斯大林的问题,更没有鞭尸之意。倒是列宁的语意启发我们,那些属于旧时代的东西,看似死去了,但还散发着尸臭,毒害着社会。世纪之初就有过"骸骨的迷恋"一说,作为比喻,它的喻义是普遍而深刻的。


  1998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