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安娜·拉林娜


 





  安娜·拉林娜2月24日在莫斯科去世了,享年八十四岁。新华社当天发了消息。在她的名字前面冠以"俄罗斯早期革命领导人之一布哈林的遗孀"的头衔。

  这个头衔是醒目的,而且加在她头上是再确切也没有了。正像我们读旧俄文学和历史作品,把涅克拉索夫长诗《俄罗斯女人》所写的伏尔龚斯卡娅等人笼统叫做"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一样,并不因此使她们仅仅成为丈夫的附庸,而她们恰恰是在为自己的丈夫,同时为丈夫的也是自己的信念做出的牺牲中,完成了独立的人格。

  安娜·拉林娜就是20世纪一个这样的女人,俄罗斯女人。

  布哈林的名字我是早知道了,从斯大林主编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从电影《列宁在1918》,那里的布哈林是一个叛徒的角色,黑帮的形象。布哈林的本来面目,在我们这里怕是到1979年-1980年之际才略见端倪。于是我们读到了布哈林的遗嘱,于是我们知道了布哈林被杀时他年轻的妻子拉林娜其人。

  布哈林为什么会承认1938年审判所强加给他的莫须有的可怕的罪名?现在看来他知道无法幸免,他想保全年轻的妻子和刚刚出世不久的儿子,可能同时想到让妻子背下他写给未来一代党的领导人的信,他便把坚持历史真相和表白自己忠诚的希望,孤注一掷地寄托在拉林娜身上。那是1937年或1938年。

  拉林娜果真不负重托,她把布哈林的遗嘱背熟后,销毁了书面原件。而在1938年布哈林被处决,她也度过近二十年监禁和流放的岁月,连亲生的儿子都被隔离,不知音讯。拉林娜长期严守着只有亡夫和她两个人共有的秘密,很晚才公布了布哈林通过她的记忆所保留的这份文件,并最终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等到了冤案的澄清。事经整整半个世纪,在所谓历史的长河中也许只是一瞬,但在拉林娜,这意味着从25岁到75岁由青春而暮年漫长的苦役与煎熬!谁能不为她那惊人的信念与意志所折服?

  新华社称,布哈林平反后,拉林娜曾发表了她的回忆录。这应该说是一个时代的刻骨铭心的目击者、亲历者极其可贵的历史证词。

  安娜·拉林娜的这部回忆录,至今还没有读到中译本。我想,把它介绍给中国读者,不仅会有助于人们借鉴历史教训,就是对于青少年,也可聊补非智力因素的教育之不足,或许不下于当年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一类的书吧。


  1996年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