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山


 





  假山算什么?算石头?又何必雕琢?

  假山不算山。假山怎么能算山?假山最多是对山的不可企及的艳羡,如果不是对山的歪曲和亵渎。

  假山太匠气,抠抠缩缩,小里小气。登山者不来假山。滑雪者不来假山。山鹰不来假山。

  假山是对自己的欺骗。瞒和骗。

  假山是癞蛤蟆为自己塑造的微型白天鹅。假山是阳痿者的春宫画。

  假山该死。然而假山不死!许多的人来看假山,砸也砸不烂。谁让不可能一人一个喜马拉雅山,一家一个乞力马扎罗山,哪怕是一城一个阿尔卑斯山。谁让你仰望高峰却又爬不上去。谁让你游山观山赏山却又不认为荒荒大山适合你渺小的去居住。谁让你不是山鹰,不是雪莲,不是雪松,不是昆仑山上的一棵草。

  假山就是你,癞蛤蟆就是你!你的有限,你的安慰,你的聪明,你的无能,你的如来掌心的调皮,灵巧和反叛。

  而更多的蛤蟆连假山也无缘。


  1988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