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


 





  许多报纸都办开了周末版了。你说好吗?我说不错。

  五十年代我做团的工作的时候,经常在星期六、星期日办公开会。那时候没怎么听说过周末这个词,更不要说解放前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了。现在都有个周末调剂调剂了,这也是成就。这不但有利于身心健康,有利于享受生活的乐趣,有利于家庭和睦、朋友交流,更有利于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避免在匆忙、紧张、急躁中作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有利于更全面更周到地考虑问题,更妥善更从容地做事。在适当的轻松中人们才有可能读点书,看点节目,更多地接触点文化、艺术、体育,以及祖国的大好山水,名胜古迹,有利于人们知识面和心胸的扩大,有利于人们的全面发展,有利于人们多一点智慧和大度,少一点愚昧与狭隘。

  当我参观一些伟人的生平展览和故居的时候,我常常为他们劳顿的一生而感到崇高的敬意和些微的遗憾。他们晚年的某些悲剧很可能与他们过于紧张有关,如果他们能有相对比较轻松的周末可度,如果他们的生活更多一点节奏,如果他们有更多的可能调节自己的身心,如果那时候各报也有周末版、周末版办得好而伟人也有机会读读周末版,也许那种悲剧性的事迹会少发生许多。我想得可能有点可笑,但我确实是这样想了。

  有时候我争分夺秒地忙着。有时候我做一顿猫食要用半个钟头,有时候我自磨一次豆浆用掉四五十分钟。更不要说听上两个小时的唱片,看上一个半小时的胡诌乱侃的警匪片了。我的孩子问我:"您怎么这样津津有味地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呢?"我答:"无意义就是它们最大的意义。如果我整天生活在我所热衷的某种意义之中,这种意义就会膨胀、爆炸、'异化',我说不定会被这种意义整趴下。人生是丰富的嘛!"孩子恍然。

  老一代革命家确实比后辈辛苦得多。前人种树,后人歇凉。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安定团结要求着正常的生活气氛,正常的生活气氛有利于安定团结。紧张的工作要求着也衬托着轻松的休息,勤劳的一周以幸福的周末终结。二者相辅相成。我勤劳,我也理应轻松,这里有人生的真谛。在充实的人生中能够适度地轻松,这是学问,这是胸襟,这是艺术,这是谋略,这也是信心和气度。一个又能勤劳又能轻松的人,他活得很有点滋味喽!


  1992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