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第十一等人




——谈男女平等
  左传有一段话,把人类分成十个等级,说;"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鲁迅先生见"台
"没有臣,未免太苦了,便安慰他说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但其子不过弱而已矣,长大了便强,便可升而为"台",而妻的卑却是命中注定,永无翻身之日,永远是个第十一等人。
  做第十一等人当然是痛苦极了,她们唯一的希望,便是赶快讨个媳妇。讨个媳妇进来虽不能使自己跃高一等,上而至于与第十等男子并肩称"台",但下面总算添了一级。假如说:那个新进来的媳妇的等级是第十一等B级吧,那么她自己便是第十一等A级了,心中安慰得多。当然这升级的希望完全靠在生儿子身上,没有儿子便没有媳妇。别说在第十一等中分不出A级B级来,恐怕犯了七出之一,连最低等的身分也保不牢了,岂不哀哉!
  不过这哀哉乃是后人的话,当时的女人是决不会想到蹴等进这类事情上去的。就是有几个会想的人,她们也不敢想。不敢思想男人所不许她们想的东西,不敢不思想男人所要她们想的东西,时时,处处,个个都顾着丈夫的性儿行事,都便是所谓妇德!别说男人叫她们做第十一等人,她们当然是"以顺为证"。就是男人叫她们把"人"的资格取消了,她们也一定"无违失子"的,直到近世自由平等的思想发达以后,男人间十个等级也不存在了,——在名义上总是不存在了——这才产生了一位娜拉。
  娜拉的出现曾予千万女人以无限的兴奋,从此她们便有了新理想,一种不甘自卑的念头。她们知道自己是人,与男子一样的人,过去所以被迫处于十等男子之下者,乃是因为经济不能独立之故。于是,勇敢的娜拉们开始在大都市中寻找职业。结果是:
  有些找不到,
  有些做不稳;
  有些堕落了!
  成功的当然也有,但是只在少数。而且在这些少数的成功者当中,尚有一个普通现象,便是她们在职业上成功以后,对于婚姻同养育儿女方面却失败了。于是许多人都劝娜拉们还是回到家里去吧,娜拉们自己也觉没味,很想回到家里来了。
  但是家里的情形又变成怎样了呢?
  大部分丈夫是早已不把妻子当作第十一等人看待了,相反地,他把她认作全智全能的上帝。他要求她:第一,有新学问兼有旧道德(此地所谓旧道德,当然是指妇德之类而言)。那比起从前做第十一等人时只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要难得多了。第二,能管内又能对外。管内便是洗衣做菜抱孩子,对外便是赴宴拜客交际跳舞。从前女人虽也有坐八人大轿上衙门,拜宪姨太太做干娘等事,但总不及现代女人所受的应酬罪之多。而且男人都是要体面的,太太在家里操作虽如江北老妈子,到了外面却非像个公使夫人不可。第三,合则留不合则去。从前男子虽把女人当作他的奴隶牛马,但总还肯豢养她,教导她,要她们生儿子传种接代,与自己同居到老死。而现在的男子呢?他们却是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一旦马儿老了,或者马儿尚未衰老而自己却已骑厌了,便想把它立刻一脚踢开,另外换匹新的来骑。踢开一个妻子,横竖也不过是几千元赡养费的事,夫妻之间最难法律解决,难道司法警察可以把自己硬押进房不成?
  于是乎女人苦矣!女人难矣!女人虽从第十一等人一跃而与男子平等,但其生活却更苦更难了。
  然而怎么办呢?
  有些人说:其实女人还是不解放的好,就算做个第十一等人吧,总还是有人可做,有儿女可养,而且生活也稳定。这是复古派的议论。
  他们看到女人现在的环境恶劣,正是想做奴隶而不得时代,以为她们一定是希望回到从前做第十一等人的时代去了,那可是他们的观察错误,我敢说天下决无此事。这好比一个缠足放大了的人,虽然大足须日行百里,走得脚底也起泡了,可是叫她们仍旧裹起足来不再走,她们会愿意吗?不!她们是宁愿苦苦练习跑路,不愿再裹小脚的。更何况现在男人的思想也变了,他们对于妻子的希望是妇德(还是指第十一等人的奴隶的道德而言)多带,妇食自备,那就是说女人即使再裹小脚也得跑路了,那更是干脆的断了她们复古的念头。
  放在女人面前的只有一条道路,便是向上!向上!向上!
  但向上向上究竟要上到何等程度,也颇有讨论价值。许多人都说女子解放之目的乃在于求男女平等,诚如其言,则女人的欲望未免太小,要求也未免太低了。因为照目前的情况而论,大部分男人实在也并不幸福,也想有做奴隶而不得的现象,连最低生活都没有保障,不知道女人又羡慕他们些什么,若说女人要求平等,不是要求与现代男子平等受苦,乃是要求与将来理想社会中的男子平等享乐,则届时女人也自有其特殊要享受的快乐可要求,难道除了与男子平等以外,便无其他更高的希望?不问这东西——平等——是否定为自己所需要,只因它以前曾为他人所吝与,逐一意求之,这是斗气式的行为。
  我以为宇宙间一切事物决没有真平;水面是平的,但是河底却深浅不等。而且平了又有什么好处?人不猎兽,则人失猎得之乐,兽失逃生之乐;或者说:人无空劳往返之忧,兽无误落陷阱之忧。如此一来,人兽平等是平等了,其奈大家无忧无乐,统统活得不起劲何?人与人也是如此。像过去般男女不平等的时候,男人快乐,女人不快乐。现在男女名平等而实仍未平,故女人争取,男人吝与,其实都是毫无意义。我相信将来男女真的平等了,男女双方都不会快乐,虽然他们及她们的斗争行为总算告个段落。
  女人生孩子,男人不生孩子,这是男女顶不平等的地方;女人还是要求与男子平等,大家都不生孩子呢?还是希望在生孩子的时候能够多得到些较男子更好的待遇呢?
  我敢说一个女子需要选举权,罢免权的程度,决不会比她需要月经期内的休息权更切;一个女人喜欢美术音乐的程度,也决不会比她喜欢孩子的笑容声音更深;……我并不是说女子一世便只好做生理的奴隶,我是希望她们能够先满足自己合理的迫切的生理需要以后,再来享受其他所谓与男人平等的权利吧!
  凡男人所有的并不都是好的;凡男人所能享受的,女人也并不一定感到受用,这个观念须弄得清楚。幸福乃满足自身需要之谓,不是削足适履,把人家所适用的东西硬来满足自己不尽同的需要。假如你这样做,那只能显出你的嫉妒,浅薄,与可怜,距成功之域尚远。
  做惯了第十一等人的女人呀!你们现在好像上电梯(其实上去还是由楼梯拾级而登的好),升高得太快了,须提防头昏眼花栽筋斗呀!尤其是在目的地到了,电梯停住的刹那,你们千万要依照牛顿的运动定律做——那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