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真情善意和美容




  丈夫有外遇时,做妻子的应该怎样?外祖母对我这样说:"当年你外公相与了一个唱戏的,我听见后只气得浑身乱抖。可是我一些也不敢露出来,唯恐给人家笑话我吃醋。男人三妻四妾是正经,后来我自己也想明白了,索性劝你外公把她娶进门来,落得让人家也称赞我一声贤慧。男子要变心了可有什么法子?我只好自怨命苦,念经拜佛修修来世罢了。"
  这是外婆时代的理论,在我们今日听了当然多不合理。第一,男人三妻四妾怎么会是正经?第二,吃醋乃常情,为什么怕人家笑话?反之,劝夫纳妾,便算贤慧,这种不近人情的道德观念,是要不得的。第三,男子要变心了;是否就没有法子挽回?念佛修来世,是否就可以安慰自己孤寂的心灵?
  我的母亲是女子师范毕业生,她不相信念佛,而且坚持非四十无子,不得纳妾。我父亲虽不纳妾,可是玩啦,嫖啦,姘居啦,种种把戏,还是层出不穷。我的母亲气灰了心,索性不去管他,自己上侍公婆,下教儿女,继续尽她贤妻良母的天职。她绝口不提起父亲有外遇的事,父亲自知理亏,当然也不敢向她提起。他们夫妇俩始终相敬如宾。可是,我眼见她一天天消瘦下去了,说话的声音更加柔和,对祖父母更加小心,待我们更加爱护备至。有一次午夜里我忽然醒来,面颊上觉得湿润,睁开眼睛看时,她正偎着我垂泪。我的心中一阵凄惶,莫名其妙的也陪着她哭了起来。她噙着泪向我诉说:"自从你爸爸变心以后,我可够受气哩!不过,我却不能像你外婆般贤慧,让那婊子跨进门来,不怕她爬到我的头上去吗?好在我自己有儿有女,就算你爸爸一世不回头,我也能守着你们姊弟过日子。老婆总是老婆,难道他为了姘头,就可以把我撵出大门去不成?"
  过了这个兴奋的晚上,她继续又沉默了。第二三天她不时避开我的眼光,仿佛自恨不该把这类话告诉我似的。她对父亲的态度仍旧是尊敬,关切,可是却矜持得很,使人家绝不敢向她开口。
  于是,父亲便把太太同爱人的界限分开:太太是管家的,养孩子的,对付父母族人并亲戚的;爱人则是游乐的,安慰自己的,仅在朋友中间露露面的。他可以双方兼爱,对爱人是普通的异性爱,对太太则近乎兄妹之爱,朋友之爱,非常自然,却又不带性的热烈。
  此类变通办法,在新女子可万难容忍。第一,她们认为夫妇间的爱情,须专一而永久。第二,她们认为养孩子这事,乃太没出息而辜负所学,在夫妇相爱时已不屑为之,一旦夫有外遇,她们更不肯独自负起这个十字架来了。第三,她们大多数认为丈夫变心以后,自己唯一的安慰便是另找爱人或努力事业。
  我的大姊听见她自由恋爱成功的丈夫也有外遇时,忍不住暴跳如雷:"他敢这样没人格,哼,我可不像外婆同母亲般好欺侮!明天我把他一枪打死,拚着自己给他偿命,看他还敢玩弄女性不?"说着,也不待明天买手枪,先自怒冲冲的跑去向他理论。他的理论是崭新的,他说爱情出乎自然。大姊就此失恋回来,立刻自动改变主张:"哼,谁同你讲爱情不爱情,像你这种男人,又有什么了不得的价值?同你拼命也犯不着,你不爱我,我便没人爱吗?这样一来,大家索性离了婚倒好,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人,也还可以努力事业呀!但是孩子,带着孩子做起事来多不方便……"
  结果孩子都交给男方的父母抚养,大姊同姊夫便离婚了。离婚后大姊为找寻刺激,交结了一大批漂亮的男朋友。但她仍不时感到孤寂,不断地想念她的孩子们。她或许也有些想念前夫吧,虽然并没有对我说过,可是我见她不久以后,无缘无故的把所有男朋友都绝交了,声称自己将永抱独身主义,毕生从事于教育事业。她的教育事业便是做个义务小学的级任教师,孩子们又脏,又顽皮。而且同事间也有意见,人家背地里骂她活孤孀,黑旋风脾气。她气伤了心,不到半年便灰心教育了,同时听见她前夫也与外遇闹翻,因此很有破镜重圆之意。
  她为什么不早争取呢?丈夫有外遇时,做妻子的应该争取。
  聊斋志异里有个故事,说恒娘见邻家太太美而不得宠于其夫(当时她丈夫正爱上一个姿色平常的婢女);知道症结所在,遂自告奋勇地去做她的参谋,定要帮她争回丈夫来。她告诉那位太太道:"子虽美,不媚也;一媚可夺西子之宠,况下人乎?"于是那位太太便天天对镜练习表情,学成了整套的狐媚子本领。这项训练完毕以后,恒娘又教给她一个欲擒故纵的法子:先是停止吵闹,竭力装出大方的样子,让丈夫与妾尽情欢娱。一方面自己却卸尽装饰。蓬头散发的躬操井臼,使丈夫相信她的贤慧。及至时机成熟了,在某一个晚上恒娘便帮她打扮停当,婷婷袅袅的走出来劝丈夫饮酒。那时她丈夫同婢女也玩得厌了,心惊其美,酒后便重演求爱喜剧,觉得如调新妇,恒娘大功于兹告成。
  恒娘政策得失如何,姑置不论,但其积极的争取精神,却先令人可佩。因为结婚之目的乃正在于保障儿女,不在于保障爱情。爱情是不能够靠结婚来保障的,它的本身是性的本能与美的幻想的混合物,要使它持久而且专一最不容易。反之,结婚往往促成爱情的崩溃,因为结婚之后,油盐柴米等家务在在都是破坏美的幻想,而性本能也因容易满足而失却吸引力了,因此有人说结婚便是恋爱的坟墓。然而。它却是父母生活的开始,那是千真万确的:一个孩子从受孕而至于诞生,由哺乳,抱持而至于长成,不知要化费做母亲的多少精力?多少时日?要是没有一个做父亲的在物质上帮助她,在精神上鼓励她,同她共负养育的责任,真不知有多少儿童将遭夭折,甚至于根本不能诞生。所以我认为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实予儿童以莫大保障,在儿童公育或其他更好办法未实行之前,此种婚姻制度大有维护之必要,女人爱孩子之心普通总是超过男子,因此对于一夫一妻制的维护,更应全力以赴才好。丈夫若是有了外遇,做太太的为保障儿童的幸福起见,争取乃是唯一的合理的办法。
  然而争取丈夫可决不是件容易的事:像恒娘般方法,似乎太偏重于性的诱惑方面,如此说来则太太简直应该与妓女受同等训练。一个女人也自有其工作,责任与爱好,怎可以整天到晚的对着镜子作美容研究?况且就爱美也须身心兼顾,古人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一味讲究涂脂抹粉,就有变成登徒子玩物的危险。即使在争夺之间,暂时非用此手段不可,则自后也应逆取顺守,规夫人正道,不然男人的好色是无限度的,以马上得天下者,安能在马上守之?
  我觉得世人都有这种偏执观念,以为一个做丈夫的会有外遇,一定是喜欢妖媚,一定是甘心下流,因此做太太的欲图挽回,也必须从此着手。那也并不尽然。从前苏若兰遭丈夫遗弃,曾做过几首很好的回文诗去感动他,连武后对之也颇为心折。由此可见得争取丈夫实在并不专靠献媚,一味想以献媚手段来挽回丈夫的女人,不是看轻了丈夫,便是看轻了她自己。
  我以为争取丈夫的必须的工具有三,即:真情,善意,最后才是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