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家庭教师面面观




  自从上海平添出许多暴发户以后,家庭教师的需要也大大增加起来。这类教师通常总是由女的来担任,女人有耐心,管教儿童自然比较相宜,可惜有许多家庭往往不把教师当作教师看待,做教师的也只是为了顾全饭碗,处处委曲求全,不敢维持师道尊严,结果饭碗虽保牢了,然而此饭碗非彼饭碗也,家庭教师已名存实亡矣。
  有等人家,做主妇的为了叉麻将忙,看跑狗忙,跳舞忙,整天不在家,更谈不到照顾儿童。儿童们放学回来了,尽吵尽闹,娘姨等辈管束不住,生怕闯祸闹事,还是请个家庭教师来讲讲故事吧,这样的每天鬼混到吃晚饭,只要不滋事,家中安静些,教不教是不在乎的。不然,做教师的要真教了,小姐少爷们苦不住,反要起哄,暂非轰走先生不休。那时娘姨们也怪先生多事,在奶奶跟前一声报告,便完结了。故在此种场合,做教师的顶多能够体贴这个家庭的真意,一味哄着儿童,敷衍着儿童,使其平静无事,挨过一秒钟是一秒钟,挨过一星期是一星期,挨过一月是一月,一月薪水到手,便放心了,此类教师,可拟之为牧承)。
  有等人家,做母亲的看见儿子在学校里得分太差,面子攸关,心里怪难过。若叫他认真用功,则小孩子身体犹如嫩芽一般,恐怕吃苦不起,自己心中也有不忍。想来想去,还是请个人来代代劳吧!从此作文日记有人做了,英文造句稳得A(十)了,三角几何不用愁了,孩子们回来一放下书包,拿出习题给先生看了,心中石头便自落地,兴高采烈的要爸妈请客看电影去了。这时只撇下先生孤零零地埋头苦干,又要得分稳高,又要不像清人代做似的,煞费斟酌。有的先生喜欢一劳永逸,把全本书习题统统做好了,日记一次便记好个把月,别的临时题目,只得临时再说。只是孩子们应考时,家庭教师却没法跟去,只得帮着猜题目,搞大纲尽力教他们投机取巧。假如投机不着,取巧不得,便是老师失职,应受革职处分。这类家庭教师,实际上还不是捉刀人吗?
  有等人家,老爷整天在外面做交易买卖,吃花酒,坐台子,忙不过来,太太独自理家,未免嫌寂寞辛苦,因此借名替孩子请个家庭教师,其副作用还是为了帮同自己上公司买衣料,叉麻将做搭子,设计窗帘,调苹果酱,研究画眉深浅,配端午节中秋年底礼品,代听并代打电话,视察抽水马桶漏水也无…·微那类家庭教师的,须得多才多艺,耐心耐想,善测人意,会看颜色,拨陪笑容才好,陷得太太过意不去了,便有额外好处,如送些衣料水果之类,也是很值钱的呢,难得的奢侈的享受。像这类家庭教师,可说是清客流亚,不过她们的看家本领还并非琴棋书画,不够陪贾政逛大观园捧宝玉资格,只能像什么家的一般,在贾老太君王夫人民姐跟前献献殷勤儿罢了。
  以上所说的三种的家庭教师,实际是既不教,又非师,只不过应太太的需要而请来的罢了,此外尚有为老爷的"别有作用"而招聘者,名义上也是家庭教师,而且这种情形也很普遍。
  第一类,她们名义上是某公馆的家庭教师,其实谁也没有叫她教过,她也并不问起谁给她教,大家心里明白这回事,她只是为了年青漂亮,给男主人拣中,在平时既借她谈笑解闷,实客时便叫她出来帮同招待,或奏钢琴一曲,或逼尖喉咙唱流行新歌一支,以娱嘉宾,这样看来既比叫堂差高尚,又不花钱,摩登家庭里常如此的。
  第二类,男主人因丧偶寡居,儿女众多,且因年高,选择继配煞费苦心,因此别出心裁,以聘请家庭教师为名,或登报征求,或托朋友介绍,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厮泥而且。厮温得热了,便能观察出个性,打听出家世来,合则求,不合则婉谢之。此等家庭教师固不啻为填房候选人也,而选择之权在人,犹有强作解嘲语者道:我固利用他耳。不知究竟谁利用谁?谁上算谁不上算?
  据说上海有一名教育家的府上,小姐公子们早长大了,长大之后都已做了学校或家庭教师了,再用不着别人来做他们或她们的家庭教师了,但是这位名教育家的府上还是豢养着二个家庭教师,一个是侍候太太的,传药,待医,待念经;一个是侍候老爷的,传宴,传寝,特抽烟。在如此家庭内做如此事情,而如此大教育家犹如以如此美名一一一一N庭教师——真令人听了觉得啼笑皆非。
  有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英说叫这两个家庭教师来侍候老爷,太太,小姐,少爷,便叫她们来侍候公馆里的车夫厨司娘姨也行,横竖只要出钱得了。然而事情倒也并非如此简单。据我知道,许多做家庭教师的自己境况并不很坏,而且,照一般的情形说来,做家庭教师的待遇也菲薄得很,而业务支出却较任何职业为大,她们都是外强中干。没有多大进益。第一,做家庭教师项要讲究衣着。手套太阳眼镜皮镜子之类应有尽有,一样也省不来,而且虽不能天天更换,也得每星期换一二次才行,否则给佣人瞧着多寒酸,便是学生也看轻,他们(尤其是她们)会说:"先生,今天没换皮大衣太冷了吧,家里炉子江,出去当心受晾。"说着,向旁边的女仆们挤挤眼,这些话请该是她们教的。第二,做家庭教师顶多无谓应酬。比方说:今天少奶奶的过房姐,来邀看戏,买六七张戏票,分一张给你做家庭教师的,仿佛是赏你面子,使你不得不接受,但是她既请过你,你也得还请哪,还请的时候,少奶奶是当然陪客,还得拉上两个,糟了。而且平时少奶奶要你陪着上公司,她买大包衣料,你总也少不得自己带买一二条手帕之类,你不买她也要强劝你买的,大减价货色便宜是便宜,不过总也得花钱呀!至于陪少奶奶叉麻将,更有输钱的危险,而又不敢不叉。其他如送孩子的积木文具,给娘姨的节赏等等,都叫你不得不忍痛破钞。第三,做家庭教师顶不能严守时刻。假如你规定去的时间是下午五时到六时,但是假如她们早日向作预约一声:"先生早些来吧,帮我们量防空窗帘。"你不得不早去二十分钟。假如你在六点神教毕想回家了,她们阻住你:"先生,在这里便饭吧,饭后逛兆丰花园赏月去。"你也不得不遵命,十一点钟赏毕,包车送你回家,还得给车交香烟钱。
  做家庭教师既有这等苦处,干吗还有这许多并不很穷的女人抢这只饭碗呢?这便该怪这类女人的虚荣心及权性了。她们以为做人家的家庭教师是职业,在家里教教弟妹儿女便是做寄生虫了,此其一。请家庭教师的人家总比较阔气些,与阔人阔太太交虽持之亦有荣焉,此其二。阔人路道多,有介绍更好出路之希望;且阔人多阔朋友,可推广交际,此其三。在阔人家里可学些阔气派头,增加些阔知识,以为出来骄人地步,此其四。其实她们也并无别种本领,惟有做人家奴仆婢妾的能耐,在公园里既不落为奴为妾的恶名,便掩耳盗铃做下去吧,此其五。
  我可并不是说凡是做家庭教师的都有奴性,都没有骨气。要是人家真能以礼待她,她也能以人师自视,认真地教,教些有益的东西,那当然是好的。只不过在目前上海诸家庭教师的人家,我敢大胆地说,很少有希望她能认真教的。不知教之有益,便不知道师之可贵,更谈不到尊师之道了。本来这些暴发户的阔气全靠在钱身上,出钱请家庭教师,也关非是表示他们的阔气,若有教师为羡阔慕钱而来者,则其心中早已被有钱与阔气所摄伏了,欲待不为奴,其可得平?我们试想:请这类奴才来做教师,还教得出什么好子弟来?在待师如奴而不加礼的家庭里,又怎么会产生出可教诲的好子弟来呢?
  我曾听见过一个暴发户人家做母亲的叱骂他儿子道:"恩官,你再这样吵,明天我给你喊个家庭教师来管你!"请家庭教师而口喊,已觉可笑,但如今竟能一喊就喊到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之多,是亦未免太可怜矣。然而,且慢同情,这样十几百人中,我知道只有一二个是值得同情的。而且这一二个值得同情的人,决不能做满一个月教师,假如他们在暴发户家里,倘若那个家庭能够请她们做一个月以上,那时候她们也不必再做下去了,因为像这样的知礼好学的家庭中养出来的孩子,便是没有她们教诲,品学也是会兼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