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苏游日记




二月十二日
  早晨实斋米,穿着雨衣,我说:"怎么样,下雨了吗??他没精打采的回答道:"是呀,苏州恐怕去不成了。"
  但是结果我们还是动身,车中与文载道君并坐,谈谈《古今人》、《天地》,不觉到了苏州。
  游拙政园毕,我只有两个感想:第一便是园中最好不站警察而由女诗代之,第二便是此园太荒凉了,夜行不免怕鬼。
  晚上在鹤园吃饭,吃完了饭,到乐乡饭店,听樊素素说书。樊素素相当海派,回眸一笑,百媚横生,弹琵琶姿势也好。
二月十三日
  上午游灵岩山,在XX寺中暗印光法师像,并观舍利。进去时,大家端肃跪拜,像煞有介事,我想恐怕同行诸人中连法师大名都不知道的也有吧,我只在弘一法师永怀录中见到过他的名字,但是此外也使什么都不知道了,虽然随众一脸正经的拜下去,心里总有些莫名其妙。
  外室有法师手书训诚,大意无非劝人为善,中有几句话颇有些那个,他说的是:"极乐世界,无有女人,女人畜生,出生于此,皆现童男身。"(大意如此)于是我怫然跑到天井中,看黄狗添屁股,谭惟翰君也出来了,笑着指狗向我说道:"此地只要它与你一离开,便是极乐世界了。"我也骂他嚼舌头,死后烧掉时一定没有舍利的。
  中午在石家饭店进膳,豆腐羹果然鲜美,但是仔细一想,一则游山饿了,二则也许是味精放得多,吃时设非有于右任知堂诸人诗句提醒,恐怕囫囵咽下了亦未必细细辨味,即辨味亦未必一定敢说比其他各家馆子所作的鲜好几分或几度也。但大体说来,这家的菜是不错的。
  席上向汪正未先生索稿,汪先生命先喝酒,乃一饮而尽,不觉即醉。下午去天平山,不得不坐轿子,在轿中睡了一觉,途中风景不详,抵山时尚醉眼朦胧,爬到一线天时,才感到危险,稍为清醒一些。归途中抬轿女人絮絮京小账,游兴为之大减。
  晚上大家聚坐打扑克,连钱锦章说书也无心听了,归寝已三时余矣。
二月十四日
  实萧先回沪,文载道君又低又乏力,今天去虎丘的人便少了。留园西园都走遍,佛像上有些金都给刨去,我想:将来战争下去,这些金屑不知是否将受统制?而寺中铁香炉等物,不知要不要收买?若然,岂不是和尚大倒霉了。
  夜里又打扑克,有的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有的人喉咙也哑了,但都不肯罢休。我想,何苦来呢,要打扑克,难道上海不好打,又何必巴巴跑到苏州来呢?
二月十五日
  今天汪先生陪我们去参观古迹,先到沧浪亭,访沈三白旧址,就有人拍照为证。沧浪亭风景很好,但风景很好的地方多得很,大家为什么一定要拣有名的地方来呢?这大概也同爱嫖名妓一般,一则是盲从心理,一则是虚荣。因此游山必天平灵岩,而自己屋附近的后门山前门山便不愿瞩目了。而浮生六记尽可不读,三日(即误记为三黑也可)的旧址则看看也好。因此在古碑之旁,就大书"翠贞你真美呀!"或"张国耀到此一游"等等,以冀名垂不朽,至少可以自己安慰自己说不虚此行了。而我们呢?惭愧得很,看这些歪句的兴趣实在比看古碑高,只是不忍辜负汪先生殷殷指导好意,只得含颔点点头,伸手向碑上一摸,算是懂得了。
  曲园故址是从裁缝店里进去的,里面都是蛛网尘迹,不堪入目。春在堂中凄凉万状,所谓曲园也者,还不及我的乡下家中后庭耳,此屋现由洪钧侄媳住着,堂中有一架;口钢琴,据说是赛金花弹过,真是人亡物在了。我见了别的倒不会感慨,就是在省立图书馆中见了这许多旧书,倒有些觉得人寿几何。这些书如何读得完呢?汪先生说:"又何必要读完它们!"
  在去狮子林的途中,又去瞻仰章太炎先生墓。太炎先生的文章我一篇没有读过,关于他的传说倒看得不少,因此对之颇有敬意。汪先生站在他的墓前深深一鞠躬,他的蓬乱的头发飘动起来了,更加蓬乱,我觉得他的学者风度着实可爱。
  我希望古老的苏州也能像汪先生般一样保持着自己的风度,不要被标语及西洋或东洋化建筑物破坏了固有的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