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论夫妻吵架




  近来常为朋友夫妻吵架,忙着做和事佬。照例先是女方气愤愤的跑来告诉,一面指着眼泪:"你瞧,昨天早晨他又来同我吵嘴了,说是为什么没把袜跟上一个破洞补好。其实那洞子是极小板小,穿上皮鞋再也看不出什么的。我知道地实是为了清早给孩子吵醒欠睡的畅快,没好气才找我来寻事的。可是我不也一样的没睡得舒服吗?谁叫他每趟半夜三更才回来的呢?这种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真的,"她擦干眼泪坚决地说:"还是大家离了婚好?"
  我听了暂不置答,先抬眼向她全身打量一下:头发是否刚刚过油?脂粉浓淡是否恰好?手帕提售之类是否依旧带得应有尽有?……假如这类答案都是正面的话。那我就有对付办法。对付一个正在十分气恨的人只能装出严肃态度,同情地静静倾听她的诉说,自己除时而微微点头以外最好始终默不作声,劝解的话也推精度理免不开口。然而要对付这类只有七分气恼的人呢?就可用播科打诨办法,指着她腕上手表之类,絮絮盘问这个可是他新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走得快慢如何?那国出品?长短针有没有互相轧住过?接着再讨论讨论女人手表的式样究竟是长方美观呢,还有圆形式椭圆形的时髦等等。她起初当然没心思答白,可是我既然问了这么一大串,总也不好意思不敷衍着回答一二。渐渐地她想起了这手表的惊人高价,脸上不期而然的露出得意颜色,问我可要照样买上一只。他有个表兄是钟表公司副手,叫他去买是断断不会吃亏的。这样从买表的事再讲到买表的人,把昨晨吵架的经过不免又复述一遍。不过这次却没有了那颤着的声音。眼睛虽有时仍旧擦擦,帕上也并无什么泪渍,只擦掉了一些胭脂。而刚才所说的他责她为什么不把袜子破洞补上这句话呢,就陆续加上不少句注解,大意是:虽然你自己不必动手做,也得关照陈妈一声,你是主妇,这个吩咐的责任总逃不脱的吧,这自然我明白她的身份,她可不是于补袜子这类贱役的人,她丈夫也决不敢以此相诘责的。至于她丈夫又怎么可以屈就那双破袜子呢。虽说洞子极小极小。因此她的"注解二"就是:"你知道昨天早晨不是阴沉沉的像要落雨吗?他怕那双美国货虎皮鞋靠不住会漏水,所以忙着把薄羊毛袜脱下来换双纱袜子穿。但他的上好纱袜早经陈妈扎好放进大橱子里去了,这双有破洞的放在外面,是存心送给陈妈的侄婿兄弟穿的……"她在后悔气头上告诉过我的种种了,我也赶紧拿别的话来岔了开去,大家胡乱谈上一阵。最后我问她:"那末昨天晚上他回来得早不早呢?"这又提醒了她的记忆,原来还有一桩事情没告诉我,她当时吵了一场便抱着孩子到娘家去了,所以他以后怎样便不知道。在我提出这句问话以后,她的神情显然不安起来,她在担心自己跑出以后,他或者真会出去狂舞达旦呢。于是我就知道讨论具体办法的时机到了,先代他辩护解释一番,再派她几个小小不是,最后才表示自己的意见:"就不怕他急坏,为了孩子,也得回家去哩。"那时她口中虽还勉强咕喊着,看神色似乎早已赞成我所说回去的原则了,只不过回去的方式怎样呢?总不成自己跑了出来,过一天又自己跑上门去?她显然有些烦恼。"我决定还是不回去了,"她重复地喃喃说着:'俄决定还是不回去了。"
  我知道这句话儿的后文,那该是:"除非他亲自到母亲那里来陪我。"于是我担保他是十二万分愿意的。
  这样,在她走后,我就打个电话去邀她男人。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请他过来的原因,他也没有问我,大家肚里该是雪亮的。我开始计算时间,从打电话到他抵我家的时间距离上面,我可以测知他急于求和的心理。我告诉他刚才他的太太来过。他装出满不关心的样子。我问他这事待怎样解决,他说这根本无所谓解决不解决,她高兴来就来,不高兴来就拉倒,家庭原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况且当时我又不曾叫她走过,"他重复地说,"现在她要来就来,不来就拉倒,我是根本无所谓的。"
  在这种场合之下,我知道一切已经水到渠成了,遂也不再讨论下去,大家谈些别的东西,约定本星期回到他家去找他。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找他的理由,他也没有问我,大家肚里仍旧雪亮的。到了约定那天,我邀集三五个友人同往,大象逼着他快去岳家恭进太太,事情便完了。
  不过,话得说回来,这完全的是我辈和事偌的责任,至于他俩是否就能和好如初,那却要看有无第三者再来阻碍而定了。夫妻争吵顶怕有个第三者夹在中间;不要说夹在中间,就站在面前也是使事态扩大的主要原因。许多夫妻吵架在上半场或许还是为所争事物的本身而闹,下半场却大抵都是因有第三人在场,大家为争回面子而不得不继续胡闹下去,希望抢此最后一句作为光荣胜利的标志。
  从前我曾替表兄家荐去一个很勤敏的女佣,但不到两个月他们就把她辞歇出来了,表兄为了这事很觉抱歉,特地过来向我解释:"那女佣做事很合吾意,你表嫂也着实欢喜她。但却有一件事不好,就是自她来上工后,你表嫂生怕她会把我们偶尔吵嘴的情形出来告诉给你们大家听,因此每当我稍有指摘便大哭大闹,说是有意削她面子给娘姨外面笑话去了,非叫我当着娘姨的面给她讲好话不可。我实在受不了这种麻烦,她自己也觉得多花精神冤枉,因此我们决定辞歇了她,另到荐头店里喊去,这样你表嫂就偶而让我一句,也不怕有人笑话到亲戚耳中去了。"我相信表兄说的是实话,一个妻子往往只肯在房间里悄悄给丈夫擦背,不肯在众人面前替暑天刚回家来,累得满头是汗的男人绞一把手巾。这是新式女子的面子观念,做丈夫的能体谅她,家中就得太平无事。而且进一步还可以利用她这种心理,在两口子私下争吵时以高声嚷起来人家都听见为要挟,那时你太太怕失面子,盛怒自会降作娇唤的。女人们最爱在人前逞强,她可以为怕第三者听见而妻屈忍耐,也可以因第三者在场而倔强到底。
  至于男人方面呢?大抵总是火性一冒,程咬金三斧头利害。只要太太们能够牢记"好汉勿吃眼前亏"这句老话,沉着应付,在开头时暂且应身一闪,躲过了这锋头,以后便可拿出你的杀手来了。而且照一般情形而论,来势愈猛的人挂免战牌也愈快,做太太的应该认清这点,面子全在后头,可用智取而不宜力敌。若一闻恶声便立刻想形于色,抡起板斧不问青红皂白的杀回过去,那种黑旋风式的愚蠢战略,女将军们是要不得的。不过,要是她的巅砧真个腼腆若处子,一声狮吼便丧魂落魄呢,那就这样也无伤大雅。总之,夫妻之间若有东风压倒了西风,或者西风压倒了东风的现象的话,吵架这个阶段总是难以避免的。而吵架时期的孰胜孰败,却要着那个更能"知己知彼"了。
  还有一点谨请太太们注意:三十六着,走为下策,逃回娘家是万万使不得的2在如今盛行小家庭制度时代,恶婆婆与刁钻姑娘等压力是再不能加在新妇头上了,代之而起的却是岳母大人潜势袭击姑爷,虽说男人们度量较大,有时候也会信范起来。尤其是岳母寡居两妻系独女,满月回门那番千传万舍不得的样子,会使你看了怪不舒服。"儿呀,多嚼几口润润喉咙吧,那是你哥哥新近带来的上好东西!银耳呀,吃了会滋阴的。你们两口子如今在外头只税一间楼面,统共展了一个银姨,煮饭烧水还忙不过来,那有工夫替你料理些补品呢。你的身子又单薄——姑爷,你怎么也呆着一动不动呀?大家多喝几回吧!"不管你心中暗骂:"老太婆既然舍不得女儿,干吗不一世藏在家里享福,嫁我这样穷光蛋作啥呀?"丈母娘只管磅叨下去:"她父亲在世的时候真一些风儿也舍不得她吹一下的呢。如今虽说福气上头欠缺一些,幸亏家里不愁吃着,我每年照样也将她赔得胖胖的。他开级都万般看重她,在家里真是饭来开口,茶来伸手,什么都是现成,连欠一欠身子还怕她累了呢!如今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什么都得自己料理,虽说有个娘姨…。"妻听了这些以后似乎益发娇惯起来了,索性唤着银耳太甜不好吃,要吃一些威的点心。她母亲偏着头想了半天,这样不好,那样又不好,看得你满心不耐烦只想走,而岳母大人又在留吃晚饭了。"我看你们新派人又没有什么别的规矩,公婆都是另外住的,谁人敢来说声闲话?儿呀,你们两口子吃过晚饭索性就在这里过夜吧,东厢房床铺刚收拾过了……"那时任凭怎样好性儿,也忍不住赌起气来,沉着面孔对爱妻道:"既然岳母坚留,你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吧,我明天要上写字间,晚上不能再担搁了。"
  "上写字间有什么打紧,明天一早我叫阿四拉你前去便是了。况且他们房间里又没装炉子,晚上回去也冷清清的…"她说这话虽也自以为满心出于关顾,而你听起来仿佛句句都在嘲笑穷措大样子,于是你愤然站起来抓帽子了,赛又待咬不峻的阻她母亲:"妈,他要去就让他自去也罢,写字间写字间像煞有介事的。九点钟上写字间还得…哼!"假如你不忍过拂爱妻之意,你得放下自己帽子,默默地坐到原位上去,听她母女俩闲话家常,那些都是你所不懂的,也没有兴趣,可是只好忍受,忍受到夜深人静,呵欠连连站得被送进东厢房里睡去。不少个女婿都把岳母恨之刺骨,假如做妻子的一吵架便跳上电车回娘家去了,男子们就会立刻想起岳母平日的教唆嫌疑,甚至疑心这次吵嘴也是她们母女俩预先定好的阴谋呢。
  那时万一岳母大人仍不知就里,非但不能善避嫌疑,反而根据爱女一面之词,集合子侄辈大兴问罪之师起来,事情就闹僵了。须知一个男人要是一经岳家话责便慑伏了,这种增茸之辈只太太独自也驭之有余,根本无须劳师动众,否则,稍知自尊的男人虽可屈膝于太太娇嗔之下,却万不能俯首贴耳于泰山泰水小舅子请人之前。夫妻争吵若闹到这个地步,他们间内心裂痕是永远难以弥缝的了。
  年青的夫妻们,请不要看轻那一场小小的争吵吧,却不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我每每奇怪为什么他们这些家庭龈龋,不先不后却发生在初冬之际,经数次实地考察结果,始恍然大悟其症结所在,在于太太专心打绒线衫。我知道除极少数以外,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回家以后,有个太太陪他坐坐谈谈。太太对他的一切应多多关切,至少在言态上,漠然的样子是要不得的。但是,十个女子九爱绒线,一天到晚四枚编针滴滴答答忙个不了,背心,衫子,手套,长袜,一件织好又一件,新的打好了旧的赶快拆掉重结,弄得家中书架上是绒线团,床毯上是绒线团,一眼望去到处却是滚来滚去的绒线团子,这个已经够使男人们看见心烦了,更何况太太的眼呀手呀统统都为绒线而忙;你对他讲汇票缩了,待理不理;告诉她新书出版了,她更加毫不在意的数她一针,二针几十针,几百针。这样一来,做丈夫的便不想跑出去,也准得导件事来大吵大闹一场了。
  还有一点容易增加吵架危机的,便是男人们于当年择偶之际,往往喜欢拣个天真活泼的女子,而到了结婚之后,却又后悔天真无用,原来赤子之心,就是这样任性胡行,只知有己,不知为人的,尤其是值兹生活艰难之际,妻也天知,不谅人知,一个不解事不体贴的妻子给与丈夫精神上的苦痛,实是远在其他一切物质困苦之上呢。故君子尤贵乎慎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