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我们在忙些什么




  我有许多女友,现在都出嫁了;她们不养孩子,也没有什么工作,可是说起来却不得闲,天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我们得找个职业呀,难道就这样的混过一世吗?"年青的张在着急了。
  "再过四五年就是三十岁啦!"美丽的王更感到怅惘。
  可是着急尽管着急,事实上我们还是照样的一年年过去,始终没有做过什么工作。我们在家里既不洗衣做饭,又不看戏打牌,养了孩子有奶妈,给人家想起该是少奶奶闲得不得了,但事实上我们却也天天忙着。
  这样的情形连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于是约了个日子集齐讨论:我们究竟在忙些什么?
  住在大家庭里的淑首先发言了:"我可是没有法儿呀,不是自己懒得做事;家裹住了这许多人,公公,婆婆,小姑,小叔,还加上一个窑子出身姨娘,谁个跟前不要去敷衍一下?每天早上,婆婆念佛,要烧早香,小姑小叔要去上学,好容易陪着老的烧完了香,打发小的上学去了,回到房里还要侍候丈夫起身。这是大家庭的规矩,我们知书识礼的女子更要晓得。否则就是幼失庭训,辱没了爷娘,你们该觉得做这类事情未免太低微了吗?说出来你们也不会明白,大家庭里的媳妇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她们怕闹起来会给人家笑话,于是就含垢忍辱;起初是不敢反抗,后来就不想反抗。捧面盆,端脚水样样都来,只要在人家面前丈夫肯替她把大衣被上,就算顾全了她的体面。她们最不肯得罪人家,替姨娘找电影广告,陪婆婆讲龙王故事,亲戚来了要客套,一天到晚全为敷衍人家而忙。到了晚上丈夫又回来了,于是聚会起精神再敷衍,敷衍得他呼呼睡熟了,自己也就精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想起鞋子还未买过,报纸没读,帐也没上,连家信也只好'父母亲大人膝下'一行,但这些都只好留到明天再说了。要是我们有个小家庭……"
  "小家庭?"性急的曼冷笑了,"我认为美满的小家庭始终是一个幻想。你们住在大家庭里自由虽是不自由一些,但茶饭现成,门户不管,哪里会有我们这样麻烦?我们是一日三餐,烫衣刷鞋,什么都得亲自指挥。一旦娘姨跑了,荐头店去喊,一天换两个,包你坐也不定,立也不安。小家庭里最麻烦的是娘姨,平日你坐在房里,她一会儿跑进来拿钱买酱油,一会儿又说刷子不见了,恨得你关上门,却又被她敲得震天响,说是挂号信等着要取回条。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想还有什么事可做,什么书好看?假如你偶然兴发,想自己写篇文章,那是包管你写不到三行,烟上披里纯就会给赶得精光。"
  "所以我们必须有个职业,离开家庭到外面去做事呀!"年青的张又复述她的主张。
  王很快的起来反对了:"要找职业先得离婚,否则就盼望他赶快破产失业;一个有相当收入的丈夫是决不肯让妻子专心职业向外跑的。你瞧,我们隔壁的那个密昔斯孙,不是只教了一星期书,就被孙先生吵得不可开交,结果不得不请人代课了吗?男人们在家时总得有个妻子陪着帮些小忙,他们早晨醒来,转了个身又假装睡着,于是做妻子的得表示亲热和温柔,把他哄起床来。一不小心他还要撒娇,披上了衣服又倒在床上,这样就拖呀拖的一个半钟头过去了。起身第一件要事,就是跟着拖鞋上厕所,那时你得替他拿了报纸跟过去,他上马子你就坐在浴缸边,大家一面看报一面说笑,好容易等到他两腿发麻了,这才立起来洗脸刮须,一会儿肥皂,一会儿剃刀,什么都要你来帮忙。直到你的肚子真饿不住了,于是一面央一面健的大家都走进餐室坐好,少爷的差使又来了!面包欠软换饼干,牛奶太淡要加糖,直到时钟敲了九下,方才匆匆忙忙的上办公室去了,临行时还再三叮嘱你上午不要出去,说不定他会忘带了什么可差人来拿。总之,女子的责任在看家……"
  "那末等他出去后你总可以自由做些工作了?"淑抢着问。
  "做些工作?"王妩媚地笑了:"丈夫去了有娘姨来给你麻烦,这个苦楚曼该是知道得很清楚;那时王妈看见少爷出去了就跑进来给你收拾房间,抹布大温,扫地又扫得灰尘飞扬,于是你得避出去阳台上行个深呼吸,等她一切既齐了再过来时,写字台上湿湿的写不来文章,只好拿起报纸来读,刚躺下沙发王妈又进来说是小菜买到了。这样白天里简直做不来工作,晚上又得陪着说些安慰话。所以我说要是我们的丈夫不破产失业,我们的希望就永远只是个希望罢了。"
  说到这里贞的眼圈红了,她说她的丈夫并不需要她的亲热与安慰,却也不许她自去找职业,使他回家后失了个出气的对象。他的脾气很大,动不动寻她吵闹:洗脚水太热,钮子落脱了,一切都是老婆不好,骂了不够,还把茶杯摔破,桌子推翻,自己头也不回的上跳舞场楼女人解闷去了。于是她只好独个儿哭,抽油噎噎的,结果还是娘姨进来把桌子始好,碎片扫掉,劝了一阵又说些闲话,大家坐着等先生玩够回来,然后再关好后门睡觉。
  "他们难道一些没有新思想?这样的不懂文明礼貌!"张气得面孔都红了。
  "他们新思想是有的,但结婚后谁都会逼着老婆守旧道德;"曼开始解释:"我知道男人是最会吃醋的,我中学时有一个先生结了婚就不许太太上理发店,说是给剃头司务模脖子是怪不雅相的。他们不许妻子坦胸露臂的违反新生活,虽然他们很希望别个女子都能打扮得多肉感一些。他们决不让妻子有发展或培养能力的机会,只一味用'男主外,女主内'的道理来压制她,把她永远处在自己的支配以下。"
  这些话,我们都同意了。男子们把女人像鸟儿似的关在笼中驯服了后,不久却又对自己的杰作不满意起来;她们的羽毛虽然还美丽,但终日垂翅瞑目的丝毫没有活泼生气。这时候就是有人替她们开了笼门,她们也飞不到哪里去,海阔天空就永远成为梦中的境界。这结果虽使他们放心,欺侮她,怪她们不肯努力向上爬,既不能对丈夫事业有所帮助,又不能陪着使丈夫开心,要不是男人度量大,肯自认些晦气,你们这类女子都该讨饭没路了。
  "所以,他们对你就用不着再讲什么文明礼貌!"曼真有些感慨起来了。
  "但我们女子自己真也太投志气了,"张气愤地说:"男子们为了醋劲不惜用利诱威迫手段把我们压制得服服帖帖,难道我们就不会吃醋,使他们也天天忙着而不知忙些什么,一切事业都做不成功吗?"
  我知道女子们的吃醋方法与男人不同:她们不敢打破传统观念,叫男子整天坐在家中陪她,因为一个没有事做的丈夫也很会使她失体面的。因此她们只得牺牲自己的自由,放弃自己的事业,每天忍耐着麻烦,履行这"陪"的神圣职务。她们决不会真正对这种职务感到兴趣,只是怕她们不这样做时,男人们就会发脾气而到外面去胡调罢了。这是多么愚蠢而苦恼的吃醋方法呀!我想要是男子们都肯自动的使上一条贞操带,天下就没有一个太太肯留在家中陪丈夫的了。
  于是,我们的问题就这样的结束:我相信女人们要是都肯把这种吃醋方法改变一下,制成几句流行的口号,健康第一!快乐第一!学问至上!事业至上!要陪丈夫也得在自己行有余力的时候始偶一为之,不要为吃醋而妨害一切工作,葬送毕生幸福,天天不得闲,连自己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