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科学育儿经验谈




  当妊娠现象在我的身上发生时,我就下了一个决心,要用科学的方法来抚育这个未来的婴儿。到了有一天早晨五时半光景,我的女儿诞生了,喜悦与好奇之心,使我急欲一试所谓"母性的高尚的责任",我觉得"个人牺牲"的时机到了,于是不顾产后困倦,勉强的提高了喉咙叫仆妇把此初生儿安放到早日预备好的小床上去,使之去睡。遵照《育儿常识》规定,拟于十二小时后行第一次哺乳。自己也预备好好的睡他一下,以图恢复精神。不料那婴孩偏不谅人苦心,只哇哇的哭个不了,恼得我心火直冒,只得三番四次的捺定了性子,自己慰解道:"婴儿的啼哭能扩大肺量,由他去罢。——我自己更得在这母亲的头衔下牺牲一些,总不成还去问他一个'妨害睡眠罪'?"这样的一次啼了又一次,我只合着眼捺定性子不理,直至下午二时许,憋得我心烦意乱,疲困欲死,看看牺牲到了极限,料她肺量也扩大得很有可观,忍不住睁开眼向仆妇问计。结果,只得把育儿常识的规定时间打了个七折,提早叫人到邻妇处去挤些奶来给她止空。
  过了二昼夜,乳汁开始分泌,按照预拟哺乳时间,在初生十四日中,每隔三小时授乳一次夜间与日中同。于是当时钟敲过第六下时,我使唤:"王妈,把宝宝抱过来喂奶。"
  王妈忙跑到小床旁看了看,回答我道:"娃娃正睡着呢。"
  "把她弄醒了抱过来!"一面说,一面把自己的被揭开,准备让婴儿卧在外边。耳听得王妈推着轻唤,只不见抱过来。
  "怎么?"我不耐烦地问。
  "她不肯醒哩。"
  "抱过来让我自己唤。"
  "睡着抱过来不会受寒吧?"王妈惊慌地问。
  "受寒也不关你事!"我显然有些动怒了。
  婴儿放到我身旁时微微动了几动后,又昏昏睡去,我轻轻摇动她的左臂,只不肯醒,我不禁发起脾气来,把上倒的手捏住她的鼻孔,这次她可醒了,只是哭个不停,我想起哭时不能哺乳的话,只得静待她停止后再说,看看已是六时半了,哭声始渐渐低下去,可是却又睡着了。我无奈只得自己慰解:'算了吧,就算七时起亦无不可。"听着她低微的呼吸声,自己也朦胧思睡。正待入梦时,忽又被啼声惊醒,这下子她可真醒了,我想哺乳机会已到,但不知七时可到了没有,看了看手表,还只六点三刻,遂假寐以待,哭声愈来愈高,料得这"时"是"按"不成了,王妈也凑趣劝驾,"给她吃了罢,娃娃饿了。"于是替她漱了口,直吸到七时一刻,方将乳头吐出,我忙喊王妈再拿硼酸水来试一遍口,不料可又把她惊醒,啼个不了,只得重复喂乳,到了七时半始又睡熟,这次吓得我从此不敢再劳硼酸的驾了。这样或早或迟的直挨到夜间,可更为难,不是时刻到了而婴儿或自己未醒,就是婴儿把自己吵醒而时刻未到,或是唤王妈取硼酸水不应,待自己起来拿罢,子宫移了位可不是玩的;即大声怒喊亦自不可,产妇的精神安静岂容忽视?如此过了几天,弄得儿啼,母疲,仆怨,邻居被扰不堪,为息事宁人起见,只得接受了三婆婆的劝告:"书本里红毛人讲的话哪里好听?俗语说的,初生娃娃哈的是'折花奶',意思说隔了折一朵花的时间又要吃了,哪里能够饿上两个钟头?"三婆婆是不识字的,从不知什么书里的话,年轻时养了四男六女,照着土法儿,却也个个长得又白又胖,比你的这个娃娃胖得多呢!——就是拿那个硼什么药擦嘴也可不必,吃奶的孩子嘴里有什么脏?"
  过了一星期左右,那婴儿的眼睑忽红肿起来,流出多量粘液,急得我连产妇应至少平卧十日的话也忘了,一骨碌翻身起来找书,好容易在《妊娠与娩产》上找到了这种所谓'温脓眼"也者,症状与之相同。据云"应速医治",不然便有"失明"之患。于是忙命王妈传言情大夫,却又被三婆婆阻住:"什么'楼脏限',不楼脓眼!住在楼上的孩子眼睛便会生脓吗?这是生来胎火大,只要吃些川连便好了。"当时给她吃了三次,第二天果然立见功效。
  眼病愈后,脐带也断落,这可该沐浴了,于是叫王妈自水来,虽经他们力阻无效。洗毕,给她全身扑上了滑石粉,除去缚臂带及襁褓,穿上宽大衣服,安放在小床上。不料次日忽然伤风了,发热,打嚏,授乳时鼻塞不能畅吸,终日吵闹,三婆婆说是不该给她洗浴,而王妈却坚持婴儿应与母亲同睡,不可让她独睡在小床上,夜间授乳时从热被窝中抱出来,当然要伤风;而且顺便说起,她自己也因半夜三更起来抱小儿而咳嗽加剧了。我虽明知这个'顺便"说起却是她发言动机,然而一时也没话可驳回她,而且三婆婆早在一叠声的附设了。于是我第三次违反科学育儿法,从此不给她洗澡,而且抱回来同睡。
  到了同睡后的第四天五更光景,问题又发生了,婴儿在哺乳后只是哭个不休,虽再给乳亦不吸,忙喊王妈间故,一刻钟后尚未见答,渐渐的听得她转身过来,接着一阵大咳,才含糊叫我快给她奶吃,等我详细告诉她时,却又鼾声如雷了。没奈何只得捱到黎明,猜得三婆婆来,才知道婴儿因没有缚臂带,右臂缩向胸前,被我不小心压伤了,骨节脱了穴,又须得三婆婆费手续,把骨节凑合起来,手续完毕,果然啼声渐止,酣然睡去;三婆婆还是女华阳;经了这次惊慌,我又遵命把小儿使了襁褓及缚臂带。
  三婆婆眼见得科学方法被自己打倒,于是翘起大拇指,谈得津津有味的告诉了我许多"经验育儿法",什么小儿受惊时应叫她赶紧撒一泡尿哩,弥月时应向百个异姓人处凑齐了钱买个银项圈哩,每逢朔望应买二个铜子豆腐请床公床婆哩……使我听了对她大有"神而明之"之意。
  到了弥月那天,母亲恐我育儿辛苦,挑了一个富有育儿经验的奶妈来。她与三婆婆一谈即合,大有相见恨晚之慨。从此我的女儿,就在她们二人的经验育儿法下长大,至今已将十月,肥胖而活泼,与她二人以有力的证实。而我呢,在九月前早就把各种小说杂志代替了育儿法研究,《母性的爱》的书面上已堆满了猫粪与尘埃的混合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