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生男与育女




  古国古礼,无子为七出之一,为人妻者,无论你的德容言工好到怎样程度,可是若生不出儿子的话,按法据理,就得被丈夫逐出去;即使"夫恩浩荡",不忍逼令大归,你就得赶快识趣,劝夫纳妾图后,自己却躲在"不妒"的美名下噙着眼泪看丈夫与别个女人睡觉。反之,情形就不同了:母以子贵,儿子若做了皇帝,你就是圣母太后;说得小一些吧,就是儿子是白痴,只要他知道性交,你的丈夫的祖先总可不作若敖氏之鬼,你也不失为X门中的一位功臣。
  但是,生女儿可就不同了:一女二女尚可勉强,三女四女就够惹厌,徜其数量更在"四"以上,则为母者苦矣!有嘲生女诗云:"去岁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弄来弄去都是瓦,令正原来是瓦窑。"故女人能多弄几个璋固佳;若成瓦窑,不如不弄矣!
  不信请到"社会大舞台"上去观察一下:若有二个妯娌,一有四子而另一生四女,其公婆之待遇如何?丈夫的心情如何?亲友之态度又是如何?若同为一新寡的霜妇,有干者与无子者所受区别如何?——
  社会估定了女子的价值:"赔钱货!"
  身为赔钱货而居然又产小赔钱货,其罪在不赦也明矣!阵痛,腹压,九死一生,产时痛苦不能稍减,而当场开彩,一个哑爆竹!天乎?命乎?又怨谁?目光迟钝地凝视着众人的脸,一个个勉强的笑容掩不住失望的神情。
  "好吧,先开花,后结子!"
  "明年定生小弟弟!"
  "先产姑娘倒可安心养大,女的总贱一些。"
  "好清秀的娃娃,大来抱弟弟。"
  "大小平安。我们明年待你生儿子时再来吃你的红蛋。哈,哈,哈……"邻居张四嫂,汪大婶子等挤挤眼一窝风去了。室中只余下产妇的惨笑面容,婆婆的铁青脸色,仆妇的无聊神情,及婴儿的个呱呱哭声。
  生产的是女人,被生的是女人,轻视产女的也是女人。生产的女人感到悲哀,被生的女人觉得(?)不舒适,轻视产女的女人困在失望的痛苦中。生产的女人恨轻视产女的女人予以难堪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轻视产女的女人因怪生产的女人的肚子不争气而迁怒于被生的女婴,于是众怒之的——女婴——虽有"千金"、'掌珠"之名而不能有"千金""掌珠"之实矣!'精"之过乎?'卵"之过乎?女婴有知,质诸达尔文?
  在被失望,讨厌的状态中生长着的女孩,自有她的特征,表现这个特征的工具,即此女孩之"芳名":正面意义,名为"招弟"者有,"领弟"者有,"来弟"者有,惟"有弟"更爽快。反面意义,有连生四女皆以"春"为排行,至第五女乃名"春回",请继续前来投胎之女鬼速返香辇也。又有生女取名拟用"芬"字者,后终屏弃他择,盖恐"芳"将继"芬"而至也。
  世有连产四女欲求一子而纳妾者,未闻室有四子欲得一雌面纳妾者;男子欲绵延血食而望得子,女子欲取悦男子而望得子。今男女平等,虽法有明文,而某要人无子而不纳妾,人皆美之,以其"与众不同"也;欲在"习惯法"中除去"产女罪",其待明皇复生乎?
  男人要老婆,而不要自己老婆替人塑老婆;苟将来科学的力量能使精卵会合时必男不女,则来日之"老婆"将供不应求矣。还是请上帝开个瓦窑,则既可预防公妻主义,且亦替女人受过,功德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