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我国的女子教育




  我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子,我知道我国的女子教育是怎么一回事。严格的说来,我国根本没有所谓女子教育;学校里一切设施都是为男生而设,不是为女生而设的。这在男女同学的学校不必说了,就是专收女生的女子中学,女子大学,他们的课程等等还不是完全跟男校或男女同学的学校一样吗?但是一般自命为新女子的还高兴得很,以为这是男女平等。
  从前我也曾高兴过,现在却有些怀疑起来了:男生能够受他们所需要的男子教育,女生也能够受她们所需要的女子教育,这才叫做平等呢?还是女生跟着男生一样受男子教育,便算是平等了。
  男生每周五六小时的国文课,我们当然也跟着上。但是国文教材是什么呢?第一类是古文,说的都是从前男人社会的事,如大臣被贬忠君啦,将军沙场苦战啦,名士月夜狂饮啦,清高的人辞官回来,与妻妾儿女童仆辈叙叙家常,玩玩山水啦…这类事情有趣情敢是有趣,意义也不错,就是与我们没有什么切肤之感。其他如经书之类,做的人当然是男人不必说了,其间即使偶然有一二个女作家,如曹大家之类,她们也是代男人立言的。但这也无足深怪,因为她们读的是男人的书,用的根本是男人所创造的文字呀,置身在从前的男人的社会中,女子是无法说出她们自己所要说的话的。至于第二类所谓新文学作品呢?对不住得很,也还是男人写给男人们看的,因为现在仍旧是男人的社会呀。虽然他们也谈到妇女问题,提倡男女平等,替我们要求什么独立啦,自由啦,但代想代说的话能否完全符合我们心底的要求,那可又是一件事了。所以我敢说,读这类文章读出来的女生,她们在思想上一定仍旧是男人的附庸。她们心中的是非标准紧跟着男人跑,不敢想男人们所不想的,也不敢不想男人们所想的,什么都没有自己的主意。所以我对于一个女作家写的什么:"男女平等呀!一起上疆场呀!"就没有好感,要是她们肯老老实实谈谈月经期内行军的苦处,听来倒是入情入理的。
  说到数理,更是浪费女生精神的东西,有时候苦思过度了,还加害她们的身体呢!我是普通中学毕业出来的,读过大小代数、三角、平面几何、立体几何,解析几何等等,为了它们真不知吃过多少苦头。到如今虽是八九年不与它们见面了。但平时只要稍感到吃力,晚上做梦便会做着考数学的。我知道大学里面有许多工程系女生不能够读,即使她们为着好胜一定要读,那就读了也没有用。这样说来,我们还苦苦的陪着男人念数学干吗?
  在学校里,其他不必须的课程,还有许多许多,但是女生一一都得学。其实呢,女人的青春时期短得很,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左右记忆力顶好的时候,被杂乱无章的功课浪费尽了精力,到了二十开外,记忆力衰退了,再学自己所想学而且应该学的东西,已是事倍功半。所以目前教育界有一种现象,便是小学里女生功课比男生好;中学里不相上下,但已是男生占优势;进了大学,便绝对赶不上男生了。这现象可有二种解释:一说是女生智慧早熟早衰,过了短短的几年青春期,便不行了。一说是小学时代学生年龄尚幼,男女的差别便显出来了。以后表显得更分明,放功课标准根据男生来定,女生便有些跟不上了。两说无论其孰是孰非,但女子教育不能一味照着男子教育依样画葫芦,那总是无可非议的事。
  顶可笑的便是在我们读中学时代有家事一科,是选修科,由一个女训育员来教。起先校方规定女生必须选读此科,男生听便。但后来男生因为它容易骗取学分,便纷纷报名来选读了,人数竟达七十余人之多,为其他选修科所未见。女生呢,却认为校方所说必须选读一句,是侮辱女性了,既云选修,如何又有必须?就派代表前去质问,于是校方收回成命,女生也是听便,结果女生中选读家事的,就只有我一人。我选读它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对此道实在太不行了,想真的学得些缝纫烹调等常识。不料在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女同学们莺莺燕燕的在教室门口包围得水泄不通,甚至连各个窗子上也都晃动着无数蓬松长发的人头。而教室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七十多个男同学中间,自己也就觉得有些不自然了,那禁得窗外门外的目光都一起投射到我身上来,嗤嗤冷笑着,一面交头接耳的不知在谈论些什么。她们一定在讥笑我不要脸拍校方马屁啦吧,我想,或者是在讥笑我没志气自己瞧不起自己的来选这门家事科了。就是到了今日,我因为不善处理家务,几个旧时候的女同学见了我还取笑:"你是选过家事的呀,怎么连这些还不知道呢?"
  由此我便推想到我国女子教育失败的原因:不是没有人想到女子教育有区别的必要,是想到了不敢说,说了就有被质问被唾骂的危机。而且即使有人说着做了,女子们自己也不肯相信他,听从他的。若偶而有人听从了他,她便得受尽女伴们的嘲笑,平空加添出一份麻烦来。结果是女子教育包在男子教育里面,或者说根本没有女子教育这回事。
  身为女子而受着男子的教育,教育出来以后社会却又要你做女子的事,其失败是一定的。就以我个人而论,教育,教育,我真是吃尽它的亏!假如我根本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也许反要比现在幸福得多了。
  我的成绩,与同级男生比较起来,可以说是毫无愧色的,但是现在他们都成功了,我却失败,这是在学问事业方面。因为他们可以专心一志的对付学问事业,我却要兼顾家庭。然而在家庭方面又怎样呢?他们还是大都幸福的;即使偶有不幸福,也与他们所受的教育无涉。然而我,我的孤苦伶仃,却是教育害了我的。
  我们都知道教育的第一个目的是要造成有用人材,以供社会需要。因此社会上需要医生,学校里便有医科;社会上需要教员,学校里便有师范科等等。教育出来以后,医科出身的人便当医生,师范科出身的人便当教员,这叫做学有所用,能够适应社会的需要。然而我们呢?社会需要我们做人家的妻子,做孩子的母亲,学校里却没有贤妻良母科,教育我们怎样做妻子做母亲呀,这又叫我们怎么办呢?我敢说我们在小学中学大学里所学过的全部课程中,没有一种能够指导我们怎样养育孩子的,甚至连生产常识也没有教,但是我们必须生孩子,养育孩子呀!
  也许有人说:那本男子也没有学过贤夫良父科,他们又是怎么办呢?这话可是不对。因为做丈夫做父亲便当得很,只要多赚几个钱便行了,用不着学习什么专门技能的。换句话说,他们可以利用他们所学的东西来多赚些钱,这样便可以舒舒服服的做丈夫做父亲了,用不着再学什么做丈夫做父亲的特别技能。但是我们便不同了:代数三角不能用以计算娘姨的小菜帐;历史只告诉我们人种的由来,可没有告诉我们孩子是怎样受胎,怎样产生,怎样成长的呀!不错,那也许是我缠错,缠到生理卫生上面去了。但是我是上过生理卫生课的,我们那时是男女同级,当老师讲到膀胱一章时,男生都朝着女生们笑,并且用难听的话来打趣她们,因此女生们都盖红着脸逃跑了,下面讲生殖器官的一章更不敢听,大家宁愿旷课下去,弄得教师没法,只得连受孕怀胎儿章都删去不讲,因此我们对于这些事便连一些常识都没有。但是男生们没有还不打紧,胎又不是长在他们肚子里的,吃亏的可是女人呀!在家庭妇女还占着绝对大多数的,我国女子的出路既是做妻子,做母亲,怎么可以不学些做妻子做母亲的本领来适应环境呢?
  我是十八岁上出嫁的,没有学过做妻子,做母亲的本领,便嫁了人,而且很快的养下孩子来了,于是我便吃尽苦头。当时我只知道二个人要好便可以结婚,谁知道结了婚就不要好了。结婚须有结婚的知识与技能,我没有,我的丈夫也没有。但是他没有不打紧,他不必管家,不必养孩子,甚至于唯一的责任供给钱,也由他的大家庭替他负担了。然而我却吃尽苦头呀!古人说: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我倒以为女子出嫁以前,真该好好的学养子一番才对。而且,避孕也是很重要的,女子教育不但要教人学"养",还该教人学"不养"哩。
  这样说来,女子教育似乎专门指贤妻良母教育而言,相当于日本的新娘学校,除了插花,配窗帘,布置房间等等之外似乎再不必学习其他什么东西了,那也不然。我以为真正的女子教育可分二种来讲:一种是预备给完全以婚嫁为职业的女人来用的,就专门教给她们以管家养孩子的种种技能,相当于其他各项的职业训练,使她们将来能够所学得其所用。另一种便是除了教她们与男生同样学习各种职业技能,或同男生一样启示她们一条路径,使她们将来得从事于某种学术研究以外,还得教给她们些管家养孩子的常识,因为从事职业或研究学问的女子总还得结婚养孩子,在目前的中国社会里,男子可以专心从事职业或研究学问,把家务孩子统统交给他的家主婆,女子可没有这么好福气讨个家主公来呀!而且生产这类事也不是别人可以疱代得来的,总得知道一些。除非她是个终身不嫁人的女子,才可以与男子受同样教育,只不过在上生理卫生课时,还得把"月经期内的卫生"一章对她讲得特别详细一些,别让她听到讲膀胱那章时便给男生笑得逃跑了,那才是女子教育的万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