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致安迪





安迪:
信收到,你说的两本书我都不要。《千甓亭》师大有,我用过,倒是一本《秦汉碑
述》,请再找一找,我要的。
文物出版社有一套《中国文物小丛书》,过去只卖三四角一本,现在不知价多少?
我已有十多册。你找一九八七年以后出版的,代我买几册来,如价在一元左右,可以买
十种。
有出版物目录,要一份来,用你《读书周报》编辑的名义去向该社要,一定可以得
到,否则不容易。
如去中国书店,或琉璃厂,书摊上看看,有木刻本名家词集(薄薄一本),只要是
民国前印的,也可以随便买几本。
总之,我现在要的是金石碑版及词集,不要著名的,只要名不见经传的冷门书,不
要大书,只要小书(二三十页的)。
余待你回来再谈。
问好!
北山十.十四(一九九一年)
你代我买二十——三十元书,题跋之类最好。
还有一种书,你可以收集:木刻本袖珍书,很小的开本,有诗集,也有其他妙书,
日本人称为“豆本”。
如去中华书局编辑部,代我问一下:我的《金石丛话》今年能出版否?

安迪仁弟:
照片收到,好得很,够了。请代谢你们的摄影记者。
那天,我在后台,有一位礼仪小姐,她叫我“老师”,她说是华师大中文系毕业生。
她和我照了一个照片,不知是哪一位记者照的?
你代我问问文汇报记者,打听一下。我也希望有此一张照片,并知道她的名字。有
办法追踪吗?
凤鸣生意如何?我在为你设计一个销书办法,以后面谈。
近日还是多休息,必须等秋凉,才能恢复,但必不如去年了。
《杂览》还不能写,这一个月在管闲事,你看到《读书乐》了吗?下星期还有一篇,
请注意。
北山
一九九三.八.七
你知道不知道,礼仪小姐是不是固定在一个单位的?

安迪仁棣:
俄国人的文章,向来繁琐,我看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都没有看完。你
代我借来的四本书,也是老毛病,看得很闷,不想看了。下次来时,请借,或代买几本
关于“文革”情况的书,听说陈白尘有一本从“反右”到“文革”的日记,希望能弄到
看看。这里的四本,即可奉还。
北山
一九九五.十.四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