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现代作家书简》二集序




在一九三○年代中期,由于时行小品文的影响,日记、书信文学成为出版商乐于接
受的文稿。友人孔令俊正闲着没事做,就想到编一部作家书信集,也是为“稻粱谋”的
一个办法。他去找几个朋友一谈,大家都乐于帮助他成此好事,因为这种帮助很容易,
只要把自己手头所有的作家书信借给他抄录就是。
令俊的书很快就编成,命名曰《现代作家书简》并且得到了鲁迅先生的赞助,给他
写了序言。这样一来,谋求出版就不费事了。可是没想到抗日战争爆发,令俊这本书在
生活书店出版的时候,读书界的心情已经变了,文艺书的发行渠道也多阻塞了,于是这
本书就好像没有引起注意,一直被冷搁着,直到解放以后,更没有人知道有这一本书。
闭关三十年之后,我们的文化门户终于随着经济一起敞开。于是我们陆续看到令俊
这本书的台湾、香港翻印本,又看到台、港及外国人研究新文学的著作中对此书的引用
和评价。可以揣知,海外各个文化研究所中,都以此书为重要参考资料。由此种种信息,
我们才知道令俊这本书,尽管在大陆已经冷落了几乎四十年,可是在外边却极受重视,
它非但没有被岁月所消灭,反而随着岁月之消逝而更有效用。
《现代作家书简》的内容,对一般读者来说,是一种真切的、坦率的文学作品,是
散文文学的一个类型。一位作家对他的朋友或后生说老实话,处理真实事,而你在窃听
或旁听,这就使你和作家更接近,因为你看到了作家生活的内层。正因为如此,这本书
的内容,对文学研究工作者来说,又是一种可信的文学史料。这是鲁迅的序文中所指出
的。一九八二年,花城出版社曾重新排印了这本书,上海书店也影印过,算是弥补了一
个空缺,但还不知道在大陆的读者中间,这本书发挥过什么效用?
当年,令俊收集到许多作家书简,在编集的时候,还留下了不少暂时不便发表的资
料。一九五二年间,他曾和我谈起,打算收集一九四○年代的作家书信,加上他在三十
年代编余的资料,再编一本续集。后来,经过几次政治运动,这本续集始终没有编成。
但那些资料却至今还在他的文件筐中。现在,他的长女海珠把那些书信整理清楚,并加
入一些新得的资料,编成一本《现代作家书简二集》,以完成她父亲留下的工作。
不定名为“续集”而名为“二集”,这说明海珠对这个工作有兴趣、有计划。她还
打算收集从五十年代以来的作家书信,编成三集、四集……作为新文学史料的第一手研
究资料。
我以为海珠这一工作是极有贡献的。
海珠要我写一篇序文,义不容辞,我答应了。但是好久写不出来,因为没有什么新
的意见可以补充鲁迅的序文。现在我只能把她父亲当年开始编此书的情况谈谈。我认为,
令俊当年选了一个不朽的编书题目。他那本书信集,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时间愈久,
愈有用处。它的文学价值与文学史价值,将与周亮工的三部《尺牍新钞》比美。海珠继
承父亲的遗志,将努力于作家书信的编集工作,可谓“中郎有女”,也是值得赞扬的。
一九八五年十月二十五日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