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将军的头》自序




自从《鸠摩罗什》在《新文艺》月刊上发表以来,朋友们都鼓励我多写些这一类的
小说,而我自己也努力着想在这一方面开辟一条创作的新蹊径。但是草草三年,所成者
却一共只有这样四篇,其能力之薄弱,真可自愧!
在本集中,这四篇小说完全是依照了作成的先后而排列的。贤明的读者,一定会看
得出虽然它们同样是以古事为题材的作品,但在描写的方法和目的上,这四篇却并不完
全相同了。《鸠摩罗什》是写道和爱的冲突,《将军的头》却写种族和爱的冲突了。至
于《石秀》一篇,我是只用力在描写一种性欲心理,而最后的《阿褴公主》,则目的只
简单地在乎把一个美丽的故事复活在我们眼前。
从来没有一个作者,在序文中说明自己的作品的主旨的。但我是因为自从这里的几
篇小说以前在杂志上发表之后曾经得到过许多不能使我满意的批评,有人在我这几篇小
说中检讨普罗意识,又有人说我是目的在提倡民族主义,我觉得这样下去,说不定连我
自己也要怀疑起他们的方法和目的来了。因此,我以为索性趁此机会说明一下,好让人
家不再在这些没干系的小说上架起扩大镜来。
一九三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施蛰存记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