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香囊罗带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
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
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是秦少游的一首著名的《满庭芳》词。当时,从首都开封,到越都绍兴,酒楼歌
馆,无处不唱。据说秦少游的女婿,在酒席上为歌女所看不起,他就自我介绍,说“我
是‘山抹微云’的女婿。”于是歌女就另眼看待他了。这个故事,反映了这首词的普遍
流行。
但是秦少游的老师苏东坡却对这首词十分不满。他问秦少游:“多时不见,你怎么
不好好写文章,却做柳永式的词儿?”原来柳永的词,淫艳轻薄,为歌妓所爱唱,而为
正人君子所不屑。秦少游吃了老师的教训,十分惶恐。就问:“我学生虽然浅薄,也不
至于学柳永的词,你老师说得恐怕过火了吧?”苏东坡说:“你的‘销魂当此际’,不
是柳永的句法吗?”秦少游听了,觉得无话可对,想收回这首词,已来不及了。
从这个故事,可知这首词的内容有柳永风格的淫艳句法。苏东坡只指出了一句“销
魂当此际”,实际上他指的是下面二句:“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因为这两句就是写
“销魂”的事。也就是此词上片的“蓬莱旧事”。“此际”是“销魂”的那个时候,不
是离别的时候。“香囊”是妇女身上挂的香袋子,“罗带”就是裙带或裤带。这两句文
字虽雅,意义却很不雅。多看旧小说的人,都能体会,这两句就是小说中的“宽衣解带,
共效于飞”。是使男人“销魂”的情事。
近来看了几本宋词欣赏辞典,发现许多欣赏家讲这首词,和我理解的完全不同。他
们几乎一致以为这两句是女方在为男方送别时赠送纪念礼物。这使我大为惊讶。赶紧找
来一本最早的宋词注释,胡云翼的《宋词逊,看他怎么讲。胡注“香囊”句云:“暗
地里解下香囊,作为临别的纪念品。”注“罗带”句云:“古人用结带象征相爱。这里
以罗带轻分表示离别。”这样讲法,意味着双方在分别时,女方送给男方一个香袋子,
又分了一半带子给男方。这香袋子倒还在情理之中,分一段带子以表示离别,却没有见
过。不过,由此可知,胡云翼也以为这两句所叙的是女方在船码头上给男方送行时赠送
礼物以表爱情。再找到一本新出的《淮海词》注释本,注得较详,也说:“销魂四句,
是纯写儿女间的离怀别苦。”“香囊”二句是“临别时彼此以饰物相赠。”这又与胡注
不同。原来是女方以香袋子送给男方,而男方以半条带子送给女方;或者是双方互相送
一个香袋,半条罗带。那么,“销魂”呢?注引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
已矣。”所以是表示离别的悲伤情绪。这样说来,旧小说中描写男人看到美女,便“一
见销魂”,乃是一看就悲伤的意思,这也想象不到。
一个女人,把贴身挂的香袋子送给一个男人,毫无例外地是私情的表记。这是绝密
的事,决不会在大庭广众之间,公然在船码头上送这个东西。《金瓶梅》里写来旺儿的
老婆宋蕙莲解下身上带的一个绣着“娇香美爱”四个字的香袋儿送给西门庆,也是在西
门庆“销魂”之后的事。再说,秦少游这首词里只说“暗解”香囊,并没有奉送的意思。
看来,这首词的铺叙脉络,许多人都欣赏错了。在这个年头儿,少数服从多数的这
一条规则,在学术问题上怕不适用。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