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自由谈”旧话




《劳动报》副刊“文华”即将出到一百期,编者来邀我写一篇文章,参加祝典。我
寻不到题目,就谈谈关于报纸副刊的老古话罢。
日报有文艺性的副刊,不知起于何时?欧美报纸没有这种副刊,因此,我想中国报
纸有副刊,大约也是受日本报纸的影响。上海最早的报纸是《申报》,它的副刊名为
“自由谈”。《申报》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自由谈”之设置却始于民国初年。一
开始就由周瘦鹃主编,撰稿者都是他周围的一群上海文人。如范烟桥、顾明道、程小青、
沈禹钟等。版面左下方是长篇连载,张恨水的《金粉世家》好像就先在这里每天发表的。
一九三二年,黎烈文从法国回来,想在上海找工作。不知什么人,把他介绍给《申
报》老板史量才。史老板正想把报纸改革趋新,就把“自由谈”的编辑任务交给黎烈文。
周瘦鹃是申报馆的老编辑,“自由谈”是他的宝座,一旦被史老板踢下宝座,心有不甘。
而且这一事意味着新文学家占领了旧文学家的阵地,正如沈雁冰接替恽铁樵编《小说月
报》一样,当时都使上海的旧派文人忿忿不平,群起而轰之。史老板不愿得罪旧派文人,
就请周瘦鹃在《申报》上另外编一个副刊,取名“春秋”。从此《申报》每天有两个副
刊,一新一旧,息事宁人。黎烈文接手编“自由谈”的前几天在福州路会宾楼菜馆请了
一次客,我也在被邀请之列。黎也请了鲁迅,但那天鲁迅没有来。因为鲁迅从来不参加
较大规模的九流三教的宴会。
但鲁迅是支持黎烈文最出力的撰稿人。新的“自由谈”发刊后,鲁迅投稿最勤。鲁
迅的文章,尽管都用笔名,可是熟悉新文学文风的人,嗅也嗅得出来。后来又出了一个
唐弢,也用笔名在“自由谈”上发表杂文。他的文章风格,很像鲁迅,可说学到家了。
许多读者以为唐弢文章也是鲁迅的手笔,于是鲁迅在“自由谈”发表的文章更多了。这
一情况,为国民党市党部所注意。我听说黎烈文曾被市党部请去谈话,受到了礼貌的警
告。此事真相如何,无从证实。一九四一年,我在会见黎烈文时问起此事,他一口否认,
只说鲁迅因健康关系,后来少写文章了。
为了保持“自由谈”的旧传统,黎烈文接手之初,就仍在左下角版面登载一个张资
平的长篇小说。黎烈文在法国住了多年,对祖国文坛情况完全不了解。他还以为张资平
是创造社的作家,他的小说很受青年读者的欢迎。他不知道三十年代的张资平,已被新
文学家摒弃于文坛之外,降级为一个专写三角恋爱的庸俗文人了。张资平的小说在“自
由谈”上发表了十多天之后,渐渐就有新文学界人士的议论。以后很多旧派文人也讽刺
说,张资平的小说不见得比张恨水好。在左右夹攻的形势之下,黎烈文不得不中止发表
张资平的长篇连载。这就是当时盛传的“黎烈文腰斩张资平”。
我在福建时,也和黎烈文谈起此事,他慨叹道:“想不到中国文坛如此复杂,如此
难于应付。不过,这一次工作经验,使我学会了怎样当编辑。”
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