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祝由科的巫术




前两天,有一个朋友来闲谈,从医道谈到巫术,从巫术谈到祝由科,于是我想起五
十年前所知道的一件怪事。祝由科这个名词,恐怕现代青年中很少人知道。尽管《辞海》
还有这个条目,但讲得不详细。
在上古时代,医师就是巫师,差不多全世界各民族都是一样。巫师运用他的法术,
驱使鬼神,为人民解灾、救难、治玻他们甚至能起死回生。所以,在古代,“巫医”
两个字总是连在一起的。到后世,用药物治病的医道发明了,出现了不用巫术的医师,
于是“巫”与“医”才分了家。
祝由科是巫师的后裔,他们的来源很古。东汉时,张鲁创设“鬼道教”,这个教门
是事鬼的,也是巫师的流变。北魏时,寇谦之倡立“道教”,删去“鬼”字,表示他们
是事神而不事鬼,又采用老子哲学的思想基础,于是成为一门新的宗教,其实是受了佛
教的影响。
祝由科在唐宋以后,成为一种以符咒治病的医科。他们被道教排斥,认为是邪门。
其实道教中也还有用符咒治病的道士。
我小时候,家住松江城内。在南门里一条冷僻的路上,有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一块
招牌,写着一行“世传神医祝由科善治百脖。这是我知道有祝由科的开始。这家有一
个老者,据说是用符咒治病的。如果人家有疑难杂症,请他去作法念咒,用黄纸画几张
符,贴在门楣上,病就会好。又有人说,祝由科医师也用药物,不过不是用神农本草里
的草药,而是用一些奇怪的药物,例如:一双猫头鹰的眼睛,乌龟的尿,刺猬的血。
祝由科盛行于湘西辰州(今沅陵),所以他们画的符叫做辰州符,听说在清代,辰
州还有卖符的店。
一九三七年秋,我从长沙搭公路汽车去贵阳。第一晚就在沅陵歇宿。我住在汽车站
旁边的旅馆里,和一个四川客商合住一间楼上小厢房,倒也清静。不意随即有一旅贵州
军队开到,他们是往东去参加抗日战争的。士兵住在楼下,长官住在楼上。士兵闹闹嚷
嚷的做饭、洗汗衫,长官叫来了土娼,饮酒打牌。一下子把一座旅馆闹得乌烟瘴气。到
深夜还没有安静下来。
我无法睡觉,看看外边月光大好,就跑出去,走下山坡,到辰溪边散步玩月。那四
川商客也尾着我下山。他劝我不要再走远了。我问:“为什么?有老虎吗?”他说:
“老虎不会有。”我就追问:“那么怕什么?”他说:“会碰到死人。”我不觉惊异,
就问:“这里常有倒毙的死人吗?”他说:“不是倒毙的死人,是走路的死人。”我被
他讲得莫名其妙,拉着他的胳膊问:“你讲的是什么呀?”他笑着说:“原来你不知道,
这里有辰州符。”我说:“辰州符,我听说过,可跟走路的死人有什么关系?”他坐下
在溪边一块石头上,拉我也坐下,他就讲了辰州符的惊人事迹。
“湘西这一带,从前非但没有通汽车的公路,连官塘大路也没有。到处都是高山深
谷,丛林密箐,走路都很困难,车马更不易通过。如果有人死在外乡,无法运棺材回故
乡安葬。因此,唯一的办法,便是请祝由科带死人走回家。祝由科画一道符,贴在死人
额上,念了咒,摇着一个摄魂铃,死人就会跟着他走。带死人回家,必须在深更半夜,
一个祝由科后面跟着一个或几个死人。走到天色将明,就得投奔当地祝由科的家。死人
走进门,就靠在门背后。不能让他躺倒,一躺倒就破了法术,第二夜就不能走了。死人
在路上走,不能给生人看见,一看见他就倒下,也不会走了。所以祝由科一边走一边摇
铃,叫人让开躲避。因此我劝你不要走得再远,怕会碰上。”
这是我生平听到过的最古怪的事。我问四川客商:“你看见过没有?”他说:“我
怎么会看见?”我又问:“到底是不是真有这种事?”他说:“你去问问别人,这里大
家都说是有的。”
我到昆明,在云南大学认识了物理系教授田渠,他是沈从文的同乡,凤凰人。我马
上就把在沅陵听到的事问他,他回说:辰州符能教死人走路,他也听到过,不过没有见
过。我说:“你是科学家,信不信有这等事?”他说:“按科学的理论来说,这种事是
不可能有的。但是,天下还有许多事,不是科学能解释的。”后来,沈从文也到了昆明。
我也在闲谈之际问起这件事。他说:他相信是有的,也许过去确实有过。因为湘西人都
不会否定。最后,我碰到历史学家向达,他是湘西白族人。我又问起这件事。他说:他
也知道。古书上记载的巫术,尽管现代人已不信其为真有其事,但也不能绝对否定。难
道古代的学者都是说谎的人吗?
这是我五十年前知道的怪事,写下来,说不定还可以给民俗学者参考。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