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寒山寺碑二题




寒山寺碑
苏州寒山寺的“枫桥夜泊”诗碑,近年来报刊上屡有提到。今天又在《文汇报》上
见到一文,说到抗战时期有一位刻碑人钱荣初曾刻了一块假碑,以代替真碑。又说这个
故事为香港《大公报》发刊作头条新闻。
我没有见到香港《大公报》的报道,不知如何说法。不过关于这块为好古之士和日
本旅游家们所注意的唐诗石刻,似乎近来已无人知道它的历史,连苏州人都说不明白。
所谓真碑,是谁写的?假碑,又是谁写的?文章都没提。文章的作者是钱荣初的外
孙,还是初中学生,当然不会知道。但刻碑的钱荣初,似乎也不知道真碑与假碑有何区
别。这却更不可思议。看来,这些报道,反而把这块石刻的历史弄糊涂了。
抗战前,日本游客买回去的“枫桥夜泊”碑,是俞曲园(樾)写的。这块碑的拓本
流传了五六十年。我也还有一张。但这已是第二块石刻了,第一块是文徵明写的,据说
俞曲园写的那块碑阴(即碑背)有题记,说明文徵明写的一块已经岁久亡失。
抗战以后,有人送我一张寒山寺碑的拓本,已是张溥泉写的了。因此,我才知道俞
曲园写的那一块又已“岁久亡失”了。唐代诗人张继的诗,由现代诗人张继来写,倒也
有趣。当时我猜想,俞曲园写的那块碑,大概被日本人盗去了。抗战期间,日本人取去
了许多石刻,旅顺口的那块唐代崔忻井题名石刻,听说现在还流落在东京。我猜想,大
概钱荣初刻的就是张溥泉写的那一块,也就是现在寺中的那一块。这也是真碑,并非假
碑。
奇怪的是,一九八二年,我在南京瞻园看到了两块名碑,正是关心石刻的人都不知
道下落的东西。一块是端方仿刻的天发神谶碑,嵌在瞻园壁间。另一块就是俞曲园写的
寒山寺碑,在一个特建的碑亭里。当时一看此碑,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俞曲园的遗迹
犹存,惊的是它怎么会跑到南京来落户。可惜当时匆匆过目,忘了看碑阴,不知有字否。
在寒山寺的时候,这块碑是嵌在墙上的,所以没有人见过碑阴。现在屹立在亭中,我希
望有人去核实一下。最好,请南京文管会弄弄清楚,到底这块石刻是什么时候,在什么
情况下,来到南京的。苏州文管会也应当把这块碑去要回来,还给寒山寺。
寒山寺碑信息
我写了一篇关于寒山寺碑的小文,刊在四月二十二日《新民晚报》,当时是在病床
旁写的,但凭记忆,没有检查文献。该文刊出后,陆续收到许多读者来信,提供了各人
所知关于此碑的信息。有常熟九十一岁的曹仲道老先生,有俞曲园的后人俞泽民同志,
此外还有杭州林菁、苏州邓兆铭等七八位,可知读者中关心此碑的大有人在。晚报编者
不可能把来函逐件刊登,只好由我综合为一文,名曰《寒山寺碑信息》,希望这里所记
的,都是实在情况。
第一块寒山寺《枫桥夜泊》诗碑,应当是北宋宰相郇国公王珪写的,记录于《吴郡
图经》。这块碑久已亡失,所以俞曲园碑阴诗说“郇公旧墨久无存”。
第二块碑是明代苏州书家文徵明写的。此碑在俞曲园时还没有亡失,只是“漫漶”
(字迹模糊),所以俞曲园诗云“待诏残碑不可扪”。可知这块碑在俞曲园时还在寺中。
俞曲园写的是第三块碑。碑面为张继原诗大字三行,小字题记三行。俞泽民同志寄
来一张照片,是一九八一年春在苏州寒山寺中摄影的,这块碑至今还在寺中。杭州林菁
同志将碑阴刻的一段题记抄来,也是俞曲园写的,内容是关于原诗“江枫”二字在龚明
之的《中吴纪闻》中却是“江村”。文徵明写的那块碑已不可辨,不知他写的是“江枫”
还是“江村”。因此俞曲园诗云:“幸有《中吴纪闻》在,千金一字是江村。”但俞曲
园似乎不以“江村”为是,所以他写的还是“江枫”。
另外有一块同样的俞曲园书碑,在南京煦园,不是瞻园(这是我记错了)。据说是
汉奸江亢虎叫人从苏州搬来的,也许当时是为了防止日本人偷走。现在可以揣知,二碑
之中,必有一块就是钱荣初刻的“假碑”。俞泽民同志寄来的照片,碑侧有小字题刻,
不知内容如何。我怀疑这一块留存寺中的倒是假碑,是准备被日本人偷走的。
一九三六年,吴湖帆请张溥泉也写刻了一块,这是第四块《枫桥夜泊》诗碑,与俞
曲园写的一块并立寺中。
德清蔡剑飞同志来信说,他在一九三五年夏天曾在枫桥住过一个月,在寺中看到的
诗碑乃是南海康有为所写。这一信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而蔡剑飞同志说是“千真万
确”的。
如此说来,张溥泉写的应当是第五块碑了。
现在本文可以结束了。留下两个问题:一、南京苏州各有一块俞曲园写的《枫桥夜
泊》诗碑,谁真谁假?二、康有为也写过一块,有人见过拓本或实物否?这块碑是否还
在寺中?
一九八四.五.十三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