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闲话重阳




今天是阴历九月九日,也就是重阳佳节。从汉代以来,清明上已一向是人民春季郊
游的节日,重阳是人民秋季郊游的节日。我们今天还保留着清明郊游的习俗,但重阳这
一个秋游的节日却非常冷落了,这或许是由于清明节正当春假期间,而重阳节却不放假
的缘故。但另外或许还有别的理由。
续齐谐记里有一个故事:“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因语景曰,九月九日,
汝家当有灾厄,宜急去,合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酒,祸乃可消。景
如其言,举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以代之矣。今世
人九日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因此也。”这是用神话故事来解释一种民俗的起源,
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它利用迷信来把这种风俗维持到很长一个时期,坏处是当人民
不再迷信的时候,这种风俗也就跟着衰歇了。
登高,饮菊花酒,带茱萸囊,大概是汉魏六朝时代人民在重阳节郊游时的主要项目。
吃重阳糕这一件事,恐怕是起于唐代的。至于持螯赏菊,开宴吟诗,那是唐宋以后少数
人的“雅事”,而不是人民大众的娱乐了。
记得小时候,每逢重阳节,市上总有得卖重阳糕。这重阳糕虽然据古书上的记载,
有各种非常考究的做法,但在我们小城市里所能吃到的实在只是普通的糯米白糖糕。加
上猪油和洗沙的,已经是最名贵的了。我固然爱吃糕,但尤其喜爱的却是糕上插的旗。
重阳糕与平时卖的糕本来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特点就是重阳糕上有旗。这些三角形的
镂花彩纸旗,曾经是我幼小时候的恩物,玩过中秋节斗香上的彩旗之后,就巴望着玩重
阳旗了。
过了玩彩旗的年龄,我才理解到重阳节的娱乐主要是登高。在我们小城里,最高的
地方是一座古塔,因而我曾有过三四年,每逢重阳节总得邀几个同学一起去爬塔,看看
城郊景色,确是比玩纸旗有意义得多。不过城里的人对登高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兴趣,大
家尽管都知道重阳是登高佳节,可是真正来实行登高的,却只有我们这几个好事的中学
生,因而我们总不免感到一些寂寞。
及至读到唐诗,才知道重阳节日还有一个重要的项目,叫做插茱萸。王维诗曰: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首诗现
在初中一年级学生都能读到了,但我却在十七八岁时才读到。茱萸是哪一种花木,我到
今天也还不知道。现在文学课本上的注,也只说是“一种植物”,没说明到底是哪一种
植物,也没有说明这种植物怎样插法。我当年读这一首诗时,有一个很天真的体会,以
为茱萸是一种草本或木本的植物,每逢重阳节,家家都仿清明植树之例,每人该种一株。
王维因为自己在异乡作客,因而想到家里今年少一个人种茱萸了。这种想法,不是毫无
根据,可以说是从这句诗的文字上直觉得来的。即如现在初中文学课本上的注释,也还
把这两句诗解作:“今天我在远处想到你们在登高,个个应景插茱萸……”底下又注释
道:“古代习俗,九月九日要登高,要插茱萸,据说插茱萸能避灾疫。”关于茱萸怎样
插法,也没有说明白,恐怕有不少中学生会像我一样,把它想象做清明植树,重阳植茱
萸呢。
根据续齐谐记所说,桓景一家人的手臂上都挂一个红绸袋,袋里装满了茱萸。可是
到了齐梁时候,似乎只是妇人才佩这种茱萸囊,而不是人人都得挂了。到了唐代,这风
俗似乎又恢复到东汉时代的办法,一家人都和茱萸发生关系,不过不是手臂上挂茱萸袋,
而是插茱萸了。到底插在什么地方呢?查李白诗曰:“九日茱萸熟,插鬓伤早白。”朱
熹词曰:“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原来是插在鬓边或头上。这样才明白了王维
的诗,同时也明白了唐代的风俗。到了重阳节日,每人头上都得插戴些茱萸,并不是集
体植树之意也。
不过疑问还有。到底这插戴的茱萸是花呢,是叶呢,还是果实,在唐宋人的诗词中
还看不出来。查图经本草云:“吴茱萸今处处有之。江浙蜀汉尤多。木高丈余,皮色青
绿,似椿而阔厚,三月开花,红紫色,七月八月结实,似椒子,嫩时微黄,至成熟则深
紫。”又风土记曰:“俗尚九月九日,谓之上九,茱萸到此日成熟,气烈色赤,争折其
房以插头。”这样看来,插头的原来是茱萸子,或者说是球果,决不可能是花也。遗憾
的是,唐宋人既说这种植物是“处处有之,江浙蜀汉尤多”,而我却至今还不认得,真
该为“儒者所耻”了。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