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从亚伦坡到海敏威




在短篇小说这一门里,美国似乎很有应该可以自夸的地方。短篇小说的鼻祖,应该
推举亚伦坡(EdgarAllanPoe)。而在最近几年来,在短篇小说这方面能够卓然成家的作
家,则应该推举海敏威(ErnestHeminway),而这两个都是美国人。
从亚伦坡到海敏威,这其间也相距到一百年光景。然而在这百年间,短篇小说的演
进的历程,在技巧方面讲起来,却好像绕了一个大圈子,仍旧走在老地方。
除了一些侦探小说之外,亚伦坡的小说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什么故事或结构的。我们
看他的Berenice,Morela,甚至MasquadeofRedDeath,Ataletellheart,这些文章,一
口气读下去,直到读完篇了之后,回想一想,总似乎并没有从这些篇幅中获得什么故事。
而且,有时我们也许会奇怪作者何以费了这许多笔墨来铺张这一点点不成其为故事的故
事。然而,在亚伦坡自己,也许还嫌他的笔墨太经济了。他要写的是一种情绪,一种气
氛(Atmosphere),或是一个人格,而并不是一个事实。亚伦坡以后的短篇小说,却逐
渐地有故事了,Plot,Set-ting,Character,Climax这些名词都被归纳出来作为衡量
每一篇小说的尺度了。于是短篇小说的读者对于短篇小说的态度,也似乎只是要求一个
动听的故事。这情形,大约在十九世纪下半期,即亚伦坡死后三四十年间,尤其明显。
但是,到大战以后,短篇小说却逐渐走了样。曼殊斐儿是学契诃夫的,但是契诃夫
的短篇却比她少一点诗意,多一点故事(Plot.);再后来,像劳伦思、乔也斯等等数
不清名字的时髦近代作家的短篇,简直是“满纸荒唐言”,全不是我们的上一辈人所看
过的短篇小说了。于是这种影响使侨寓在欧洲的美国作家海敏威变本加厉起来,写了许
多替短篇小说的技巧划分一个崭新的时代的作品。然而虽说崭新,实则极旧,因为海敏
威的大部分短篇小说,在技巧的用途上,仍是回复到亚伦坡的方法上去了。海敏威的小
说与亚伦坡的幻想小说一样地没有故事,他们的目的都只是要表现一种情绪,一种气氛,
或一个人格。他们并不是拿一个奇诡的故事来娱乐读者,而是以一种极艺术的,极生动
的方法来记录某一些“心理的”或“社会的”现象,使读者虽然是间接的,但是无异于
直接地感受了。
但亚伦坡与海敏威到底有一个分别。那就是我刚才所以要特别区分明白为“心理的”
与“社会的”两种的缘故。亚伦坡的目的是个人的,海敏威的目的是社会的;亚伦坡的
态度是主观的,海敏威的态度是客观的;亚伦坡的题材是幻想的,海敏威的题材是写实
的。这个区别,大概也可以说是十九世纪以来短篇小说的不同点。
一九三五年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