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读报心得




时局紧张,读报也格外起劲,格外用心。兹将三日来报上所见几句警句,为之诠释,
亦“四书味根”之意也。
一、三月五日下午三时,立法院长孙科在上海哥伦比亚路私邸,对各报记者说:
“热河天险,守军达十余万,中央虽明知结果必败,然无论如何,以为至少当能支持二
三个月,闻张汉卿对人言,亦以二月为期,在此时期中,足予我国驻日内瓦代表以努力
机会,俾国际对于制裁日本,得更有力量之发展,不料战未及十日……”(见六日申报)
注曰:“这是说中央虽明知热河是天险,守军达十余万不可谓不是重兵,但这天险
与重兵是只可守二三个月的。二三个月之后,中央是预算着会失败的。这不仅中央的意
见如此,就是张汉卿的长期抵抗,也是以二月为期的,那么,为什么中央与张汉卿要预
备抵抗日本至两个月之久呢?这是因为要日内瓦的我国代表团有一个努力活动的机会。
这边一支持,那边一努力,于是国际对于日本的制裁,便有更有力量的发展了。于是,
那时候,我们也就不妨吃败仗了。而不料……”
二、张继在徐州说:“暴日炮火不足畏,十年内,日本必有大革命。”(见七日大
晚报)
注曰:“这是很可以使我们安心的。因为十年内,日本必有大革命,那时日本帝国
主义自然而然的会消灭的。目下虽然吃他们一点炮火,无啥希奇,顶多忍耐十年,他们
的炮火也不能向我们施放了。此义推而广之,对于一切侵华的帝国主义者,都可以不足
畏之了。因为在十年内,全世界的帝国主义者都必然会得崩溃的。何必我们去反抗与打
倒呢?”
又注曰:“张继先生此语,可有两解。张先生之意若曰:‘日本炮火不足畏,十年
内,日本必有大革命,斯可畏也。’阿弥陀佛,善哉善哉1
三、孙殿英电京办事处云:“……四日以来,风雪并厉,时而汗流浃背,时而遍体
冻僵,无弹犹可肉搏,无食确为可悯。总之天存中国,必存热河。天存热河,必存我军……”
(见七日时报晨刊)
注曰:“风雪并厉,以致遍体冻僵,不错。但时而汗流浃背,何故欤?文疑有衍。
无弹犹可肉搏,横竖一样的是打。无食则奈何?曰可悯,可悯则无食犹有食矣。这且不
管,咬文嚼字,大可不必,总之此次抗日,成败在天。天意若曰救中国,则中国也,热
河也,‘我军’也,可以高枕而无忧,无弹无食,没有关系。否则‘我军’败北,不必
援,因为热河也必然会失。热河失,也不必退守后防,预备反攻,因为整个的中国是亡
定了。此抗日逻辑也。但是,现在事实是热河已经失了,由此观之,则中国已经亡了,
而孙将军的‘我军’想必也早已不存在了。”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