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红鼻子》的作者




一本台湾话剧《红鼻子》,居然红到大陆,上海、北京正在上演,轰动一时。我两
耳失聪,话剧久已不听,剧本作者姚一苇,我也不知其为何许人,想来总是台湾的文学
新秀。今天收到江西友人来信,才知道这位新闻人物就是我四十年前的学生姚公伟,这
就使我想起了一段旧事。
一九四○年代,我在厦门大学(长汀)任教,有十多个学生经常来我宿舍里聚会闲
话。有的谈文艺创作,有的谈古典诗词,有的谈戏剧小说。这些学生,都是一九四四至
一九四六年毕业的。四十年来,各人际遇不同,我也和他们久失联系。当时作新诗的有
朱伯石,现任华中师院教授,有勒公贞,现任江西吉安教育学院教师,作旧诗的有欧阳
怀岳,诗做得极像黄山谷,可惜毕业后即被疯狗咬死。有马祖熙,填词不下陈其年,现
在安徽当中学教师。教育系学生潘茂元,文学是他的副系,也常来参加茶话,他现在是
厦门大学副校长。姚公伟写诗,也写散文。他的爱人范筱兰,善演话剧。他们两人总是
一起来的,我早知道他们的终身大事快要定局。
忽然有一天,学校里传出消息,有一对男女学生在防空洞里情不自禁,被拈酸的同
学去向训导长告发了。为此,校长萨本栋主张有所处分,以整肃学风。于是召开了校务
委员会,讨论办法。萨本栋是一位极其民主的大学校长,他并没有成见,他开会决不预
定调子,只是先请训导长报告事实,然后请大家发表意见。这时,我才知道这一对犯事
的学生就是姚公伟和范筱兰。
当时发表的意见,几乎都是主张对这两个学生从严处分。不过所谓“从严”,有的
主张开除,有的主张记大过一次,这里还有些不同。有一位教授坚决主张开除,理由是
这一对男女在校内做出了不名誉的事,严重地败坏了校风,如果不开除他们,将来必有
更多的丑闻。
我站起来,讲了我的意见。我以为,第一,防空洞在山上,校舍在山下,防空洞不
在校园内,因为老百姓也可以去避敌机轰炸。第二,他们都是成年人,婚姻有自主权。
如果他们愿意结婚,那就不必处分。如果他们中有一方不愿结婚,那就成为法律问题,
受损害的一方可以向法院起诉,由法院处分。
辩论的结果,我的意见说服了大多数人,萨校长也点头同意,就这样做了决议。会
后由训导长和姚范二生谈话。他们都同意先公开确定婚约,待毕业后即在校内举行婚礼。
他们毕业后即到台湾去就业,那时我已离开了厦门大学,不知他们的消息。现在我
回忆起这件事,感到姚一苇的剧作才能,恐怕和他的爱人不无关系,但不知这一双情侣
现在是否还厮守在一起,或者是否还是一双佳偶,我希望他们不要忘记了我。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