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春天的诗句




春天来了,我们将怎样欢迎或礼赞她呢?古人说:“以鸟鸣春”,这可以算是宇宙
对于春的贡献。我很惭愧,从小就不善于唱歌,从前在小学校里考毕业的时候,唱歌教
员的确批评过我唱的歌是“不入调”的,所以非但不能学燕子的呢喃,黄莺的啭弄或禾
雀的啾啾唧唧,甚至也不会唱一出京戏来点缀点缀这明媚的春光。
然而近来倒正在做一点类似鸣的玩意儿。我读诗。若读中国诗,那就另外有一个专
用的字眼,叫做“吟”。这回读的是外国诗,加之又不入调,所以自己尽管以为在读诗,
但山荆小儿听在耳朵里,却总仿佛有公冶长之感了。
无论古今中外,春天总是最好的诗料。有多少诗人曾为她写了多少美妙的诗句啊!
从古来今,春天总是一个式样的,但关于春天的诗句却好像不然了。我们曾经有过一个
时候喜欢过希腊的诗歌,提到春天,我们就觉得那些诗人们似乎最最关心于燕子和杨柳
这些东西。当我们熟悉了雪莱,济茨和华茨活士这些人的时候,我们觉得夜莺和紫罗兰
似乎变做了春天最时髦的东西,虽然燕子和杨柳还不至于绝种。
但是现在,我们读着同时代的一些诗人的时候,总不免感觉到他们对于千古不变的
春天的感情也与前辈诗人不同了。即如夜莺这种灵慧的鸟,我们远东的读者,现在也很
少有机会能从诗人的咏歌中去亲近它了。
然则,现代诗人对于春天的感情是怎样的呢?这里是一本阿尔弗莱·诺伊士的诗集,
题名为《灰色的春天》的诗道:
我看见过绿色的春天
在野鹊的嬉笑
和村姑的顾盼中
涉过了清溪。
我看见过灰色的春天
在林树迷蒙
而花苞未坼的地方
独自啜泣着。
那嬉笑所从而逗露的
嘴唇是殷红的;
但是,啊!那啜泣的
却是“美”的本体。
野鹊的原文是wildjay,是英国的一种鸟,据字典上的译法应作樫鸟,现在姑且就
用中国的鹊子来代替了,一则形状原来很相像,二则鹊子在我们也原有喜鹊这个称呼。
诗人虽则并不憎厌绿色的春天,但是他偏说灰色的春天是“美的本体”,这个主意,
似乎不会得在十九世纪以前的诗人笔下写出来。
这里是意象派重要诗人李却·阿尔亭顿的一首《白教堂街》。
喧豗;
铁蹄,铁轮,与过路的
载重马车,电车及人足的铁声;

击奏着一阵宏大而疯狂的骚音。
飞掠过去的燕子的
尖锐而遥远的叫声是徒然的;
四月的牧场上的
静谧与青翠是徒然的;
明澈的白雨是徒然的——
煤,泥,
所有的人都发狂于劳动了;
力与力的无穷的冲突蔼—
铁打着铁,
烟向上袅着,
无声地,无力地。
在那海波耸翠的地方
飞舞着的海鸥的
尖锐而遥远的叫声是徒然的,
那四月的牧唱—
喧豗,铁,烟;
铁,铁,铁。
不是吗?燕子,静谧的牧场,明澈的白雨,绿波上的鸥,这些从前的诗人所以为是
春天的诗料的东西,在现代诗人笔下都成为不中用的东西了。即使在春天,也不得不注
目于那名为白教堂街的伦敦之贫民区,而从“所有的人都发狂于劳动”这现象中去找寻
诗料了。
我们可以再找一些女诗人对于春天的感情来看看。以下就有了一首玛利·卡洛琳·
黛维丝的作品,题目叫做《春播着她的种子》:
春天啊,为什么今年你做这事情?
为什么你要做这无用的事情?
你不知道现在已没有男子了吗?
为什么你还在使苹果蓓蕾
而在一个小姑娘的心里
安下了异样的情绪:惊慌与希望,
……
谁替你设计,谁替你安排,
使一个姑娘的心为一个男子而成熟,
当那些男子们正群集在
以死神为配偶的地方?
我的问话回进到我的耳朵里。
春是聋子,她听不见。
春是瞎子,她看不见。
她不懂得战争是什么。
…………
她尽在每个姑娘的心里散播种籽。
啊,这生长起来的苦痛的收获啊!
这是欧战时期的诗,然而现在似乎还有用,也许将来更要有用了。从前是惟恐春天
不来撒播她的种籽,现在却反而担忧着她的收获了。男子都出去聚集在与死神为配偶的
地方,而小姑娘却又逢到了春天,这不是悲剧的序幕吗?
现代人的悲哀啊!现代人的苦闷啊!即使是浓艳的春光,也非但抹不了这种创伤,
反而在春天格外地悲哀,格外地苦痛起来。这难道可以说是现代的春天和从前的春天不
同之故吗?不是的,决不是的,譬如在前任英国桂冠诗人孛列琪眼里,春天还是一个缟
衣仙女:
春天穿了满身缟素去了
戴着乳白山楂花的冠冕;
像羊毛一般的光亮
天上有白云飞舞;
白蝴蝶飞舞在空中
白野菊文绣着郊野;
樱与梨的白花
把她们的雪片撒了满地。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