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柿子的故事




  深秋,满街的柿子,令我想起当年的邻居阿瑶姨。

  其实,阿瑶姨只能算是街坊,她的住处离我家少说也有百来米的路。阿瑶姨是孤老。听人说,她有过丈夫,而且夫妻感情好得不得了,只可惜她过门没多久,丈夫一病不起,终而亡故。阿瑶姨大哭了几天,从此就有点呆滞滞了。那时还没解放,阿瑶姨夫家的人封建意识又重,不免将阿瑶姨视作灾星,便让她在一间低矮的小屋独过。于是,几十年来,阿瑶姨一直干着类似如今"钟点工"的营生。

  我几乎没有同阿瑶姨打过正面交道。不过,阿瑶姨却天天打我家门口走过,有时还会站下来倚着门框打量我,口中念念有词。一开始,我有些怕她,也听不懂她念叨些什么,唯恐她猝不及防闯了进来。但我的担心永远是多余的,她从不越门槛一步。

  那天上午,我在看书,阿瑶姨又来了。平时阿瑶姨走路十分缓慢,这天却一反常态,仿佛很急。最让我吃惊的是她居然破天荒地走了进来。她笑着,表情有点呆板,也有点古怪,但确实在笑。我看见阿瑶姨双手兜着衣襟,定睛一看,她兜着的是几棵青菜、几个萝卜,另外还有一只大红柿子。我没有害怕,却又不无疑惑。我猜不透她要做什么。只见阿瑶姨捏起那只柿子,放在我轮椅旁的小方凳上,口齿清淅地说:"同志,柿子很甜的,你吃。"我讶异莫名,忘了自己该说什么,等阿瑶姨满脸柔笑转身要走,才如梦方醒:"不,我不要,你……你自己吃……自己吃。"阿瑶姨不理会,径自跨出门,又回头朝我笑了笑,摇摇晃晃地走了。

  我相信这柿子是人家送给阿瑶姨的,常常有好心人送菜蔬食物乃至衣服给她。我不知道阿瑶姨是怎么样"思考"我的,但我相信,她应该不是出于"可怜"我。
  我看着那只又大又红的柿子,不由得伸手触摸了一下。心下感慨万千。

  夏娃抱着她的小儿子进来了。小孩子出于本能吧,见到柿子哇哇大叫。夏娃说:"不要,乖儿子,疯婆子拿过的,阿咦(肮脏),我们不要。"显然,刚才的事,夏娃全看到了。可是,小家伙却不依不饶,叫唤了几下,大哭起来。夏娃作势哄了几句,这才用商量的口气说:"给我儿子吃?我去洗洗好了。"说完,没等我作出反应,拿起柿子交给儿子,嘻嘻笑着,走了。

  我有些恼火,可也无可奈何。我突然想,这柿子倘不是夏娃拿走了,我会吃吗?我知道我不会,我的胃不行,长年累月的服药,致使胃酸过多,根本不能吃柿子的。夏娃给我解决了一个难题。要不然,我会不会有嫌好心的阿瑶姨太脏的嫌疑?
  其实,我是非常喜欢吃柿子的。记得读初中时,有一次,一口气吃了一斤多,结果是大闹肚子,险些住了医院。
  又是秋天了,很想吃一个红红甜甜的柿子,哪怕只吃一个。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了早已过世的阿瑶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