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地球村里无障碍




——面对新世纪的傻想

  《新唐书·杨贵妃传》里说:"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骑千里,味未变,已至京师。"由此,就有了"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千古佳话。只是,我却总不那么相信,那个时候,凭一匹马跋山涉水转战数千里,鲜活的荔枝还能不变味?我们这里怎么说也比长安距岭南的路途短得多,但回忆起来,数十年前吃过的鲜荔枝与今日所啖相比,也已是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往事越千年"的贵妃时代?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我们祖先最为耿耿于怀的恐怕就是"行路难"了。多少年,多少代,人们能向往得到的似乎只是"厩有肥马出有车"——当然,这车是驴车牛车,最高级的也无非是马车。连光绪皇帝、慈禧太后当年去承德避暑山庄的交通工具也不过是马拉的全副銮驾而已。即使到了二十世纪,有了汽车火车,我们祖先依旧没能完全摆脱"行路难"。无论什么车,都是要有"路"才行。于是,人们唱着"二呀么二郎山",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几十年的苦战苦斗,终使当年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感叹成了"绝句"。

  如今,无论你要去哪里,几乎都不会再碰上什么障碍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早已把地域或空间的距离拉近。随着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尤其是信息革命大潮的汹涌而至,所有的距离都已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人们足不出户就能完成所有以前必须面对面才能办妥的事情,比方通过上网可以购物、借书、阅报、办公、交友,甚至谈情说爱……
  这么说,人类真的快进入一个"自由王国"了。

  然而,这会儿,我却突然想到了曾经无数次做过的梦:我坐在椅子上,双手扳住两侧,轻轻向上一拉,椅子带着我缓缓上升;我向左一仄身,再向右一仄身,椅子都遂我心愿左转右侧任意飞翔。我飞出了门,飞上了街,越过了屋顶,最后越过了山岭……
  常常地想,我要是真的能飞该多好!

  我以为20世纪最伟大的事是1903年莱特兄弟发明的飞机首次成功试飞,它标志着从嫦娥奔月起始的所有飞天梦想的初步实现。只是,在人类可以上天了的今天,我这样的轮椅人却依然是出门都难。什么时候真的有一种可以带我随心所欲飞来飞去的椅子多好!前些天报上的一则新闻让我觉得有些希望了。据说有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他们用所谓的"反重力技术""抵消"了地心引力,成功地让青蛙腾空悬浮了起来。这么说,也许真有那么一天,今天的飞行器将被统统淘汰出局,人类随时能凭着自己的意愿想走就走、想飞就飞。

  我乐观地相信,这种美好的愿望将在新的世纪里变为现实。我再也用不着为高高低低的台阶、崎岖不平的小道而望"路"兴叹了,说不定我会"高高在上"地大发"一鉴众山小"的感慨呢。那时的地球已变得很小很小,小到只是一个无障碍的小小小小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