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冷 饮





  头一回吃冷饮,是在我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为了向我表示祝贺,母亲领我去了和平路(现在的红旗路)上的聚兴馆——这是我向往已久却不敢奢望进入的所在。落座后,母亲为我要了一瓶"正广和"汽水,自己却只要了4分一杯的果子露。从聚兴馆出来,我一个劲地打呃,那股气体直往鼻腔里冲,难受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当然,我还是很开心,也很满足。那年月,城里的冷饮店不多,除了聚兴馆,大约只有浴池因"夏休"而开设的一家。但它们的生意都不是怎么闹猛——那时去一次冷饮店,绝对要比如今OK一回卡拉来得"阔气"。

  其实,严格地说,这已不是"头一回"了。一年前的盛夏酷暑,祖母曾要我和弟弟去为她买过几回果子露。当我们匆匆忙忙赶回家里,冷饮基本上成了热饮。祖母每回都要我们喝上几口,我和弟弟是很懂事的,不肯喝,拗不过时,才蜻蜓点水似地喝上一小口,实在也品尝不到多少甜美。

  "头一回"之后,就又有很长时间没有再进过冷饮店,最多也只买一支棒冰解解馋。当然,那时的棒冰也还不十分普及。五十年代,我们这个小地方的棒冰来自杭州,小贩们乘火车"顺路"卖过来,到了这里,即使没有烊化,也不那么坚硬了。当时,能买到的大多为5分一支的"西泠牌白糖棒冰";"高级"一点的"奶油棒冰",要6分一支,吃的人就少了。到了盛夏,尤其是晚上,街头总会有几个卖棒冰的小贩在叫卖,一声声"嗳——阴凉棒冰、棒冰到了阴凉棒冰"的吆喝,煞是好听,煞是诱人。

  小城第一支"自产自销"的棒冰,是1960年月10月1日由聚兴馆制造的。在当时,这可是一桩非同寻常的大事,几乎轰动了全城。那天,父亲就给了我4分钱,我也凑热闹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买了一支——那天的棒冰立马便宜了1分钱。

  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冷饮店才开始慢慢"大众化"起来。不过,那时的冷饮店根本没有空调,充其量只有几把电扇——其实电扇也已算是稀罕物事了,整个县城能找得出几台电扇?记得当年冷饮店的墙壁总是用冰天雪地的巨幅图画装饰的,这常常能给人以一种望梅止渴式的凉爽感觉。

  如今,在商家林立的街道上行走,卖棒冰——哦,应该是卖雪糕的摊点依旧随处可见。但你恐怕就难以觅见冷饮店,至少是不会再有那种仅仅只供应冷饮的"专卖店"了。现在的家庭,几几乎都有了冰箱。到了夏天,哪一家不是雪糕、饮料论箱买,放在冰箱里慢慢享用?家里有的是电扇、空调,谁还会一本正经地上冷饮店去避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