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读别字的教训





  我曾问过不少人:"悄然离去"的"悄"怎么读?回答者十有八九绝对肯定:Qīаo。可惜错了。不信,你查查词典。有一点必须声明,我这里不是卖弄,只是想说说自己读别字的一些教训。

  有一回听中央电台新闻,女播音员念到"悄然离去"时,将"悄"字读成第三声。当时我想,应该是第一声才对呀,可中央台好像不可能出错的,便满腹狐疑地取出词典一查,我错了。"静悄悄"的"悄"读第一声,"悄然"的"悄"读第三声。

  总以为自己很少读别字,事实上我却常常一不小心就出错,有时还自以为是地"冤枉"人家。记得十几年前,听越剧《红楼梦》,宝黛吵架时有一句唱词:"今日里又何必指着鼻子把誓盟","林妹妹"把"盟"字唱成了"明",心下便大不以为然:这王文娟,还著名艺术家呢,怎么也"难字认半边"了?后来有一天,闲着无聊翻词典消遣,无意之间发现"盟"有两个读音:作名词时读如"门",作动词时读如"明"。还有一回看台湾电视剧《京华烟云》,听剧中人似乎常将"执拗"念成"执幼",觉得很好笑。我以为"拗"应该读如"傲",比方"拗口"、"违拗"等。不过,说不定台湾同胞发音有些变异吧,他们不是老喜欢把"爸爸"、"妈妈"说成"把把"、"马马"吗?然而,后来也是偶尔查词典,我惊讶地发现,"拗"也是多音词,"执拗"中它应该读如"妞",是我自己耳朵有问题,错把它听成"幼"了。

  那天电台播出我的一篇散文,主持人雨纹将"燠热不堪"的"燠"念成yǜ,我大吃一惊,我是一向将其读作ào的。不过,这回我学乖了,立即向词典请教——我又错了。虽然我至今仍认为把"燠"读成ào毫无道理,可人家有词典为证,不服气不行。

  接二连三的教训,使我再不敢想当然自以为是了。一字当先,稍有疑问,马上搬出词典。还别说,我又发现许多自己一直读错的字,例如"雀盲"的"雀"读"巧","龟裂"的"龟"读"均","丽水"的"丽"读"梨"……

  走笔至此,收音机里飘来了"阿林牌银丝米面"的广告词,真是遗憾,那位播音员把"早籼米"的"籼"读成"汕"了。唉,为什么事先不查一下词典呢?举手之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