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阅读

女人的名字不是弱者





  "蛰伏"多时的小周近来时有作品见诸报端。前不久,她的一篇小说还得了某报征文比赛一等奖,亲朋好友无不为她感到欣慰。她,终于挣脱了心理羁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以后,谅她不会再时时嗟叹: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弱者。

  少女时代,小周便迷上了文学创作,且小有收获。只是,同许多女孩子一样,步入家庭主妇行列以后,她便下决心忍痛割爱,潜心做一轮明月为丈夫增辉。起初她确也不以为憾,时间精力全让两人世界继而是三口之家的温馨甜蜜填挤得干干净净。渐渐的,她却觉出了空虚,整天价眼睁睁地看着小有名气的作家丈夫伏案疾书,心里断然不是滋味。可她又没那份勇气和热情去找回往昔的岁月,她只能自我安慰:女人总归是女人,安安稳稳做个良母贤妻才是正事。好在她终于没能耐得了如此没完没了的失落,这才再次脱颖而出超越了自我。

  谁也无法否认刘兰芝、唐婉们的悲惨辛酸早成历史。对今天的女同胞来说,连"同工同酬"、"平等参与"之类都不再是什么新鲜概念。然而,我们又不能不承认,一种强大的力量仍顽强地压制着女同胞天赋才能的尽情发挥。值得一提的是:女人自己的心理因素往往是事业成功的最大羁绊。我们周围,许多女子执著追求,才华横溢。她们并不甘心惨淡经营"月亮的事业"而终其一生,却又没勇气作太阳与其他恒星竞一番辉煌;她们似乎不再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却又有意无意地默认"女子天生不如男人"这种似是而非的所谓事实。女子果真是"弱小民族"吗?理智上谁都可以举出无数例子加以否定,似毋庸赘言。

  想那《红楼梦》开卷就盛赞"闺阁中历历有人","其行止见识皆在我之上"。两百多年前的曹公便有此番灼见,我们今天的姐妹还有什么理由不为自己争一个彻底的心理解放呢?